女先生的回来,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不过让众人松了口气的是,雷声大雨点小,此次回来的女先生也没去惹事了。

当然。

众人显然不知女先生和洛神院长正在忙着抓陈然。

不过施展了不少手段,依旧没有抓到陈然。

在万古纪元某处。

洛神院长强行摄住了陈然一道虚幻。

她眯着眼睛,大道如丝,瞬息遍布这道虚幻每一寸。

“竟然以本源道为基础,构造虚幻,难怪我看每个都像真的。

这小子,真的有些牛啊。”

洛神院长眼眸惊异,对于陈然这般逃脱倒是不再生气。

她想到之前在纪元千碑陈然说自己在悟道,那时她自然不以为意,但此刻想来倒是自己小看了陈然。

蓝色格子裙美女

“没想到不仅懂本源道,还能修行。

但修这么多本源道,他肉身承受得了么?”

“还有万物万灵皆有念,一人三念本源已是极限。

多道本源…难道不怕絮乱?”

洛神院长越想越动容。

纪元十界修行,大多专修一本源道。

像她们这等级别,也不会多修。

不是说领悟不了,而是本源道注重纯粹,多道本源修行,很容易冲突,驳杂,最后大道崩灭。

在洛神院长看来,本源道最多修行三道。

再多低境界还好,但到了高境界必死无疑。

而陈然这般,已经不是几道,而是成千上百。

但最让洛神院长震撼的是,陈然底蕴十足!在洛神院长眼中,三四百纪元陈然完全能渡过。

这就不符合之前的既定规则!“好想把他抓来,打开他脑袋看看啊。”

洛神院长内心有很大的冲动。

“不过,还是得先抓住。”

洛神院长摇摇头。

她此刻已经摸清陈然逃脱她们的方法。

化身万千,身藏万千。

除非她们一下子就能抓住陈然所有分身,否则永远也无法抓住陈然。

不过…很多分身都夺得很深,她们也很难找到。

洛神院长笑了,看着眼前陈然身份,呵呵道:“别以为这样就能安枕无忧,我会抓到你的。”

说着。

她一把将陈然分身捏成烟云。

而此刻。

另一边女先生也抓着一个分身。

她笑呵呵道:“陈然,你现在出来,我还能和你好好说。

等被我抓到,可就没机会了。”

分身无言。

“很好,你想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她也捏散了这道分身。

很快。

两女又是聚集在一起。

“赌一把?”

女先生笑道。

“可以。”

“谁先抓到陈然谁赢。”

“赌注?”

“陈然,以及一缕规则。”

“赌的有些大啊。”

洛神院长笑眯眯道。

到了她们这等境界,大道早已圆满,能让她们变强的就是规则。

这是在顺从纪元规则的前提下诞生,属于她们本身反而规则。

当然,有些规则也是逆纪元规则,但很难现世。

对于她们来说,每一缕规则都是重中之重。

赌宝贝,赌大道,但绝对没有赌规则来的大。

陈然的目标,其实也是创造自己的规则。

当然。

他如今顺纪元而修,就是要摸透纪元的规则,将自身修到纪元规则也奈何不了的地步。

到时,他再开原道,创造自己的规则!重重布局下,当能彻底抗衡纪元规则!像洛神院长和女先生这等境界,就是要修出自己的规则,在允许的情况下抵抗纪元规则,以此渡过纪元灾劫。

也就是说,这是在赌未来渡灾劫的保障。

“你怕了?”

女先生轻蔑看着洛神院长。

“怕?”

洛神院长一笑:“赌就是,不过你最好别耍赖。”

“自然。”

两女一商量好,又是消失。

而此刻在两女消失的不远处,陈然一道分身悄然散去。

很显然,两女是故意让陈然听到的。

万古纪元中。

一条繁华的街道上。

陈然本念在此,和王小丫他们待在一起。

这群孩子是他教出来,自然有别样的感情。

“小师兄,你认输吧,女先生脾气倔的很,不抓住你不会罢休的。”

王小丫嘴里塞满了食物,嘟囔道。

“吃你的。”

陈然瞪眼,但也苦笑。

两女都拿他当赌注了,他还能说什么。

“当初就不该去洛神书院……”陈然自然不是怕了两女,只是女先生对他有恩。

至于洛神院长,也没对他做什么,顶多玩闹而已。

不过这次若被抓住……陈然叹气。

“算了,先将本源道彻底圆融,再安抚两女。”

如此想着,陈然看向王小丫。

“许多年不见了,我再教你些大道。”

他不由分说拎起王小丫。

“啊!”

王小丫顿时惨叫。

“我要吃东西,我不要修行!”

她哇哇大叫。

她才刚自由啊。

陈然却是不理她,身后赵锤锤他们要跑,但陈然袖子一卷,就是将他们收起。

“哼,身在福中不知福。”

陈然眉眼含笑,带着他们入了一座大山。

修行…自然群山间合适。

红尘有繁华。

山水有大道。

他要带这群孩子苦修一段时间。

而此刻不远处。

太上宗主等人也跟着,看到了顿时羡慕嫉妒恨。

“唉。”

“啥时候能轮到我们啊。”

他们羡慕极了。

“等吧。”

太上宗主无奈。

“或许这是先生的考验。”

“反正在哪修行都是,在这里还有个盼头。”

他们自然不会离去。

“或许心诚,道诚,先生就会教我们修行了。

现在的我们,有点急功利近了。”

洛莲宗主轻声道,悄然离去。

她修清莲净土道,但如今心却是杂了。

她知道,自己已是失了本心。

她也隐隐猜到,陈然不教他们修行的缘故。

众人一怔,眼中浮现若有所思,都是纷纷离去。

一处山水间。

叶澜依静静坐在山巅。

她神情沉静,坚毅。

尽管刚入混沌宫,就不得不出来。

此事让她有些失落。

不过对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从小到大经历的挫折不知多少,这是最小不过的。

她…只是在修行着。

对于道。

她有着自己的虔诚。

蓦地。

一道身影出现。

是陈然。

“先生好。”

叶澜依一怔,随即起身一拜。

陈然笑了笑,手中出现混沌书。

他…撕下了一页。

“水火不容,本源难成。

但万物相生相克,你并不需要执着太多。

将水火画于一页,水火自成。”

陈然将这一页混沌纸递给叶澜依。

叶澜依眼中有疑惑。

“先生……”“资质不足,努力补之。”

“我……”“向道之心,鲜少能及。

这张纸,你可以接受。”

陈然说着,就是消失。

叶澜依呆呆站着。

她想问陈然为什么帮她。

她也想问为什么她一来,陈然就帮她,几大宗主却是不帮。

不过陈然显然知道她内心的疑惑,直接说了出来。

叶澜依抿了抿嘴,坐了下来。

她想了想,拿出画笔。

她愣了好久。

因为…她从未画过画。

不过很快,她就是拿出很多纸。

她要先联系一下。

于是。

她开始像个孩子一般,笨拙的开始学画画。

不得不说。

她的资质的确不行。

画出的画…有些惨不忍睹。

但她眼神认真,继续画。

对于修行,她向来执着,一丝不苟。

……清画离开了混沌宫。

她忽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毕竟…那里怪人太多了。

清画在那里,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一点都不起眼。

“可能那里本就不适合我。”

清画如此想着。

有些失落。

但很快就笑了起来。

知足常乐。

她已经领悟出了半道本源,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嗯,以后还是按部就班的修行,然后好好活着。”

清画没待在洛神书院,而是回到了从小就待着的书院。

那里。

清画才感觉到了舒心。

修行!修行!不就是为了的久一点。

大体,都是为了生活。

身后。

陈然笑着看着,渐渐散去。

他本来想帮帮清画。

但看来。

自己不帮,或许更好。

“修行,修道,最终的本质的确是生活。”

纪元千碑上。

陈然叹息。

越是修行,越容易忘了这份本质。

但…岁月太过悠长,总会容易忘了这份初衷。

“还需努力。”

陈然想着,体内本源道入丝线交织,又随即消失。

他的肉身遍布本源道,也空无一物。

他的道,万千变化,却从不曾暴露于纪元下。

……时间悄然流逝。

一年,两年……万古纪元平静了下来。

而这一日。

数十个书院的院长悄然汇聚在一起。

而不知不觉间,他们的书院也悄然聚拢。

“龙帝,我等愿意成为书院一员。”

他们纷纷开口。

在他们前面,不凡超俗的万河龙帝站着。

他脸上有浅淡笑意。

“今日的决定,未来诸位一定会庆幸。”

万河龙帝笑道。

“自然。”

众多院长含笑,带着恭维。

“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喊龙帝您一声院长?”

有一院长轻笑。

“不成规矩无以成方圆,诸位以后就不再是院长,而是我书院一员,自然要叫我院长。”

万河龙帝笑道。

“拜见院长。”

众人纷纷大叫,深深一拜。

万河龙帝眼眸越发深邃。

他抬头,似乎忘穿了纪元。

那里…似乎有一具永恒不朽的古老龙躯盘踞。

他带着些许复杂,以及炙热。

“我们书院,名永生。”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