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菡瑶道:“世子既知道,可有安排?刚才过来这一路,我看见将士们都在吃东西。他们挨饿久了,饱饱地吃一顿,再加上连日大战,身心俱疲,憋的那口气一泄,只怕吃完就想睡了,到时世子拿鞭子也未必能抽他们起来。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样。”

众人听了神情都很凝重。

张谨言肃然道:“我刚才就在传令,令他们暗中戒备……”李菡瑶来之前,他就在布置了。

李菡瑶听后沉吟半晌,道:“我还有个主意,须如此这般……”她提出了自己的应对之策。

张谨言等听了都赞赏。

张谨言急忙传令下去。

须臾,传令军骑着快马疾驰往各营区,沿路大喝:

“世子有令:校场集合!”

“把敌人赶出玄武关!”

“建功立业,在此一举!”

“升官发财,在此一举!”

“李姑娘和方少爷联手悬赏,重赏,重重赏……”

早安!纯白少女

众将士听了吆喝,吃喝的心情一转,立即转到了建功立业上,兴奋的劲头不减反升。

跟着又一骑奔来,高喊:

“别吃了,安狗撤军,是想趁我们不防备的时候杀过来,不想死的快起来,校场集合!”

“校场集合!”

“吃饱了杀敌去!”

“建功立业去!”

“挣赏银去!”

……

将士们大怒,霍然起身,所有人手里捏着点心、葡萄干等物直奔校场,一路骂骂咧咧。

夕阳西斜,在雪山的峰峦线上镶了一层金边。校场上,张谨言、霍非等新老将领都在,李菡瑶也在,待众军列队,张谨言当场宣布几件重大消息:

其一,玄武王率军奔袭安国京城,捉安皇的龙子龙孙去了,刚收到传信,已经得手。

其二,朱雀王率精锐奇袭乌兰克通,捉安国狗皇帝去了。虽还没消息传来,想来也快了。

第三,王壑率军断敌人后路去了。

这几件事,真假掺半,既解释了那三人的去向,又给众军以希望。这些日子,那三人一直未露面,尤其是玄武王,走了好多天了,如今算有了交代。

众军听后,欢呼雷动。

他们对两王莫名信任,对王壑更信任,因此觉得胜利就在眼前,心中充满了希望和勇气。

张谨言举手,吼道:“当此时,须得防止敌人狗急跳墙、临死反扑!众军听令——”

他又重申一遍刚传的将令。

所有人都明白了:

胜利就在眼前!

失败也在眼前!

是升官发财,还是命丧战场,全都在此一举!

激情瞬间被点燃,吼声如海啸,震崩了远处的雪山,引得校场外观看的小丁、田园等人心驰神往,想要加入进去,跟他们一块上场杀敌。

这时,玄武关大门敞开了。

安军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之前退军,安军将领回去后,个个对秦鹏抱怨:为何突然撤军?白费了之前的工夫。难道就这么让叛军赢了,回去坐营帐里好吃好喝地庆功?——他们拥戴的是秦氏皇族正统,所以便称玄武军为“叛军”。

秦鹏也不怪大家无礼,含着笑,悠悠问:“打了这么些天仗,吃饱了,最想干什么?”

众人愣愣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秦鹏道:“想睡呀!”

众人:……

所以呢?

就让叛军睡觉、做美梦?

秦鹏意味深长道:“等他们想睡的时候,咱们再出击,让他们睡不成。你们去嘱咐我军,别把这口气泄了。灭叛军、收复秦氏江山,一统天下,就在今天!”

众将领顿时大喜过望。

接着,秦鹏又宣布一条消息:说刚接到丞相飞鹰传书,在京城发现敌人踪迹,联系这些天朱雀王和玄武王一直未露面,他怀疑对方是两王之一,偷偷潜入安国京城,寻机制造混乱去了。这是围魏救赵之策。还有王壑,听说也几天未露面了,不知钻到哪儿去施什么诡计。

秦鹏的语气满是钦佩。

王壑真好手段,也不知怎么掩饰的,秦鹏愣是好多天都没发现两王已经离开军营。

这也不怪秦鹏,谁能想得到呢,这样大战,玄武军的主帅竟然离开了,而且一走就是两个,把几十万的军队交给两个年轻人指挥——哦,军中粮草还不足——简直疯了!霍非走了秦鹏就知道,也觉得很正常。

众将领听后都大吃一惊。

秦鹏淡然道:“这三人都不劳你们操心,父皇与本王自有应对。你们只管打好眼前这仗。本王只要你们坚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便撤回玄武关。本王记你们大功!”

哼,王壑有手段,他也不能太逊色,一时的占上风算什么,还要看谁赢得最终的胜利。

众将领都诧异,纷纷道:

“只打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怎办?”

“对呀,叛军顽固的很,一个时辰怎够?”

秦鹏神秘道:“到时自知。”

众人心痒痒地兴奋。

秦鹏把脸一沉,又道:“活捉或者杀张谨言者,赏银万两,连升三级;还有李菡瑶那妖女,她没来,先把她的大丫鬟给本王捉来,赏银五千两!”说到“李菡瑶”三个字,有些咬牙切齿,显然,对于李菡瑶半年前就谋划支援北疆粮草、坏了他的好事,十分的气愤和不甘。

众将领轰然应诺。

“请殿下放心!”

“听说她名字叫观棋,下得一手好棋。等末将把她捉来,让她伺候殿下,消了殿下心头火。”

……

然等他们冲出玄武关,却见叛军早有准备,十几辆机动车疾驰而来,朝着玄武关大门开炮。

秦鹏在城头看见,急命守城将士:将省着没敢用的几发炮弹轰出去,掩护大军出城。

大战,再次爆发。

玄武军吃饱了没有昏昏欲睡,安军也没有撤退的狼狈,双方都比之前更加生猛,似乎战争才刚刚开始,而非打了许多天,他们的潜力都无穷尽。

李菡瑶站在坡地上,凌寒等藤甲军皆围在她身边,她端着望远镜对着战场,镜头内双方将士不断倒下,令她想起秋季的江南,农夫们在田里收割稻谷,那金黄色的稻穗一排排不断倒下,田里就空旷了,也如这般。

玄武军很快占了上风。

李菡瑶对着镜头微笑,心想,士气真是奇妙的东西,能将一支疲惫的队伍变得气势高昂。

“只要你们赢了这仗,本姑娘便破上一大笔银子奖赏你们。”她对着玄武军喃喃许诺。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