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冥神之地。

陈然直接打碎了古冥神殿。

被冥气缠绕的凌瑶和凌清的身影出现。

这并不是冥气,而是太乙灵气引来的神力经过转变,变为了冥气!

而会如此,是因为凌瑶和凌清是这太乙灵气的载体。

这些最初始的气,无不需要一些载体,不论是之前的永恒古气,还是鸿蒙元气都是如此。

不过这太乙灵气比较特殊,此地仅仅只有一半。

“太乙灵气以善恶划分,虽不知为何,但想来有一段未知的故事。而诸天万象,万变不离其中,皆可由两念概括,生死,阴阳,光暗……这些皆是如此。”

陈然低语,看着两女。

“此刻在她们体内为善,所以我初见时,才会觉得她们不像冥神,气息太过纯粹。而此地,还存在着恶。善恶…终归不会分开太远。”

陈然眼眸幽深,已是隐约捕捉到了恶。

而现在,他要炼化这太乙灵气善的一部分,顺便唤醒两女。

小清新蕾丝美女轻盈动人图片

“啧啧,双胞胎啊。陈然,口味越来越刁钻了。”身后东皇鄙视,捏着陈然的脸。

陈然无奈,拍掉东皇的小手,道:“再胡闹,不背了。”

“哼。”东皇一听,顿时轻哼,紧紧搂住陈然的脖子。

陈然对她没办法,只能由着他。

下一刻,他轻轻触摸两女身上的冥气。

瞬息间。

这些冥气便是汹涌入陈然的体内。

“太乙灵气,包含诸天之变化。我以混沌之变吸引,果然可行。”

此时此刻,陈然体内混沌生灭,周而复始,顿时将太乙灵气一丝一缕的引入体内。

这过程缓慢至极,却是时时刻刻在进行。

时间流逝。

转眼十日。

陈然满脸肃穆的闭着,沉浸在太乙灵气的转变中。

而此刻。

凌清和凌瑶悬浮在他前面,不过一尺距离。

陈然的手,还伸在那里保持着。

东皇看着,眼前顿时一亮。

她嘿嘿笑了起来,爬过去直接向着凌瑶和凌清的胸口捏了下。

瞬间。

她又挂到了陈然背后,埋着头。

而此刻。

凌清和凌瑶睁开了眼。

两女一怔,随后看到了陈然伸出的手。

两女脸色顿时嫣红了一分。

“色狼。”凌清低声叫了句,却也知道陈然的身份,不敢放肆。

“姐,他也摸了。”凌瑶顿时惊呼。

凌清脸色更红了一分:“别瞎说!”

不过她对陈然的印象更异样了。

原来…她们姐妹都摸了……

凌清是知道她和凌瑶是双子神,一样的外貌对于男子是极其大的诱惑。

但她没想到,像陈然这般大佬也会对她们出手。

“姐,万一前辈要我们服侍他,咱么该怎么办?”凌瑶小声问。

凌清一怔,随即无奈道:“咱们的命都是前辈救的,还能反抗么?”

“也对……”凌瑶顿时点头:“而且前辈这么猛,也不吃亏……”

凌清顿时哭笑不得。

对此事,她从未接触。

但看着陈然,她内心竟是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小贱人……”东皇一听,顿时心中低骂,更是勒紧了陈然的脖子,觉得陈然在拈花惹草。

时间…又是过了三日。

凌瑶和凌清有些恭敬的站在一旁。

她们是强者没错,平时也高高在上。

但在更强者面前,她们也只能表现谦卑。

在陈然面前,她们实在没什么好骄傲的。

陈然悠悠醒来。

太乙灵气已是被他炼化,融入原道。

“前辈!”陈然一醒,两女顿时恭敬一拜。

陈然点头。

他向外走去。

两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否该跟上。

一方面陈然没叫她们。

另一方面陈然显然对她们感兴趣。

难道…是要她们主动跟上?

这般想着,两女忍不住跟过去。

“还有事么?”陈然问。

对两女他自然没什么年头。

此次虽将她们体内的太乙灵气夺走,但这对两女来说是福不是祸。

至少…两女停滞不前的境界可以继续前进了。

陈然相信,两女应该能感知出来。

如此一来,陈然并不觉得自己欠了她们。

两女一滞,脸色有些红。

这话问的,她们该怎么回答啊!

一时间,两女都有些幽怨了。

陈然背后东皇“咯咯”笑了起来,觉得陈然不愧“榆木疙瘩”这称号。

“怎么?”陈然掰着东皇的小手。

东皇凑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陈然一怔,随即哭笑不得。

他扭头,东皇却已是埋入他后背,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显然在笑。

两女也听到了,脸色顿时红的可以。

陈然摇头。

“知道距离此地八万里外的古神一脉么?”陈然问。

古神必然要一统。

未来对抗天道,他们皆是一分力量。

陈然寻思着在诸神黎明时带着她们也无妨,也可以教导她们一些东西。

“前辈,那是古龙神和古凤神为首的兽神一脉。”凌清脸蛋还有些红,轻声回答。

“若是俩没事,便带我走一趟吧。”陈然轻声道。

两女一怔,随即欣然点头:“是!”

……

龙凤神地。

一片平静。

但暗中,已是波澜涌动。

古龙神盘膝于一颗形如龙的古树之上。

那雄壮的身躯充满恐怖的力量,哪怕古树庞大至极,古龙神坐在其上如一片树叶,依旧无法遮掩他之风华璀璨。

他眼眸冷冽,一道道煌煌正正,但却是充斥邪恶的龙神之气溢出。

这是他本身的力量,但因受太乙灵气两念之一的恶影响,已是不再如之前那般煌煌正气。

不过古龙神并不在乎。

在这世间,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能强大,何惜化魔!

“百年时间,我终于构造成神凤之禁。这一次,定要将那小骚货给镇压了!”古龙神想到古凤神那充满诱惑的身躯,以及另一半太乙灵气,顿时贪婪的舔了舔嘴唇。

恶之念,已是让他堕落,充满淫邪的念头。

不过这份念头,也变成了他强大的根源,更是达到了开天之境。

随着双子神的太乙灵气被淬炼,古龙神自然不会再犹豫,要在那群存在找上门前,将恶的太乙灵气融合。

到时,再夺取善的太乙灵气!

“太乙灵气的炼化,再慢也要十年。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在此之前,镇压古凤神便可!”古龙神闭目,在做最后的准备。

而此刻。

在另一处。

古凤神眼眸妖冶。

她浑身赤裸,泡在一处血池中。

香肩圆润白皙,充斥着糜扉的气息。

“古龙神那狗东西,定是要对付我了。这一次,我要以万道污血浸染他之本源血脉,夺得太乙灵气。”古凤神声音带着丝丝磁性,酥麻入骨。

“就且看,谁能笑到最后。”

龙凤古地。

两位最强者各怀鬼胎,一场风暴逐渐酝酿成形。

三日后。

龙凤古地迎来了一位客人。

这是一尊有双头的古神,而且诡异的是头颅一男一女。

“哈哈,双面神,来了。”古龙神大笑迎出。

这是诸神黎明一尊没有居住地的古神,实力丝毫不差古龙神。

“古龙神,许久不见了。”双面神笑道,四双眼眸皆是流露妖冶光芒。

“对,对,进去里面谈!”古龙神笑着将双面神迎入。

古凤神看到了,成熟的面孔上顿时流露阴冷。

很显然,这是古龙神找来的帮手。

“以为就有帮手?”古凤神冷笑。

第二日,一个蒙面女子到来,浑身星光璀璨,背后更是有一轮星光之轮。

星辰之神!

诸神黎明里丝毫不差双面神的强者!

“古凤,我来了,没来晚吧。”

“星辰,来的正是时候。”古凤神娇笑。

古龙神看到了,顿时冷哼。

“古龙,没事吧?”双面神问了句。

“两个小婊子,能做什么?到时古凤神归我,星辰古神归!”古龙神冷笑。

时间…在压抑的气氛中不断流逝。

龙凤古地,气氛越发的凝重。

在此地的生灵,明显感觉到暴风雨到来前的前奏!

而在这一日。

陈然和凌瑶,凌清两女悄然出现。

“看来他们是要动手了。”陈然低语,知道这古凤神和古龙神定是知道太乙灵气。

而随着凌瑶和凌清身上的太乙灵气泄露出来,两者定要分出个胜负,为之后的太乙灵气相融做准备!

这一点,倒是陈然乐意见到的。

毕竟古龙神和古凤神皆是开天级别的存在,想要将两个都抓住,那是极其困难的。

而两者相斗,就给了陈然机会!

当然,之前古凤神和古龙神不对凌瑶和凌清动手,也是因为两女联合也有开天之境的修为。

怕打草惊蛇,自然就没动手。

之前被弑神者得逞,也是因为在诸神黄昏受创,更是被天渊背叛。

“前辈,那天渊就在这里,我们能否去杀了他?”凌瑶和凌清忽然一拜,眼神冷冽。

陈然眉头一挑。

“们先藏着,我来。”陈然低语。

两女一怔,不过也没反对。她们,只想天渊死。陈然能出手,自然再好不过。

陈然眼眸看向了其中。

古龙神和古凤神显然在为厮杀做准备,招来了不少强者。

陈然想着自己或许应该混进去,推波助澜一番,免得一方逃走,无法杀死!

而天渊,应该是极好的切入点。

如此想着,陈然身影悄然消失。

十息后。

“轰!”

恐怖的力量爆发。

陈然一把捏住天渊的脑袋,如死狗般拖到了高空。

可怜的天渊,到死都没发现是谁动手。

龙凤古地震动。

几个强者皆是出现。

“是谁,竟敢在我龙凤古地逞凶?”古龙神厉喝,眼神不善。

“私人恩怨!”陈然眼眸冰冷,扭头就要走。

“放肆!”古龙神大怒,说着就要动手。

而也就在此刻。

古凤神一下站出。

她看着陈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就在这一日,古龙神又找来一位开天境强者,而且是天神族的,这让她倍感压力,都想着要逃走。

而此刻,陈然出现了,更是凌厉至极的一击必杀了天渊。

这等实力…想来不错!

“古龙神,这是我的客人!”古凤神轻笑,拦住了古龙神。

她,想要陈然帮她!

“古凤,确定!”古龙神眼眸一凝,瞬间猜透了古凤神的心思!

“自然!”

古龙神眼眸闪烁,一个个念头浮现。

但很快,就是压下。

此刻,并不是动手的时刻。

为了避免古凤神逃走或狗急跳墙,古龙神压下了动手的念头。

“哼,管好的人!”古龙神冷哼,不善的看了眼陈然,扭头离去。

古凤神一脸随意。

随即,她走到陈然身后。

香风飘来。

古凤神娇柔出声:“道友,可否一叙?”

腰肢动人,声音妩媚。

古凤神勾人的眸子盯着陈然,带着隐晦的魅惑与勾引。

陈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微微扭头。

“可以。”这古凤神,果然上钩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