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众人大惊,因这六翼竟是阻断了两地气机,让他们无法感觉到那些逃走的忘川九巫修士。

陈然也是皱眉,因明显感觉到对六翼后的剑意掌控弱了一大半。

不过随后,他眼神就是一冷。

既然杀不死他们,那么他就杀破荒!

他根本没有一丝犹豫,恐怖的攻击就是轰然撞向杨辰昊。

“想杀我?”杨辰昊大怒:“做梦!”

“我看今日往哪逃,们都动手!”陈然低喝,让三圣地的人动手。

三圣地的人震撼,感受到了陈然的杀意。

“这人,真是太凶残了……”众人心中涌现这么一个念头。

不过,他们却还是选择动手了,丝毫不留情。

“轰轰轰!”

惊天的轰鸣顿时响彻,三圣地彻底拦住了杨辰昊,不让他有机会离去。

肉嘟嘟圆脸美女乌黑卷发白色短裙床上撸猫甜笑图片

而陈然,则是展开最狂暴的攻击,直接是将他的万丈身躯大的缩小百倍。

“杀不死我!”杨辰昊怒吼。这具肉身的恐怖,根本无法破坏。否则,他也不敢独自一人留下。

此刻,他只要等三圣地的人力竭,他就有机会逃走。至于陈然,他无法确定他何时才会停止。因他的攻击,从开始就未曾有半分衰弱。

“真以为我杀不死么?”陈然冷笑,天地间的煌煌剑意开始凝聚。

渐渐地,一柄五颜六色的巨剑开始在虚空凝聚。

其中,浩瀚的圣道之念肆虐,恍若一个古老圣贤,有沧桑的吟诵响彻。

“这,这是圣道剑?”剑冢修士,在这一刻神色变得骇然。

圣道剑,可是比之净神秋的皇道剑还要高出一个档次,是当世最强的剑道之一。

只不过,如此恐怖的剑道,荒古都是绝迹,近古更是闻所未闻。

之前,他们没有看出,也是这个原因。但此刻浩瀚的圣道流转,不用猜也就知道了。

“圣贤之念,万古永存。圣道成剑,万世空寂,燃香焚祭!”

陈然浩大的声音回荡,圣道剑就是开始朝着杨辰昊缓缓落下。

圣道剑落得极慢,但杨辰昊操控的庞大身躯,在圣道剑落下的瞬间,就是轰然炸碎,重新变为六翼男子原本的大小。

“……”杨辰昊震惊,内心更是有惊悸涌现。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下一刻,他神色就是大变。

因圣道剑,在瞬息间就是冲入了六翼男子的身躯,轰然撞向他的命魂。

“啊!”

他凄厉大吼,圣道剑这浩然圣光此刻却是犹如魔光,腐蚀着他的命魂。

“哧哧哧!”

六翼男子的身形变得扭曲,竟是开始分裂,杨辰昊的身躯在这一刻想要冲出六翼男子。

此刻,他肉身沉寂六翼男子的身躯,以命魂掌控六翼男子。

如此做,他的命魂将无法再受肉身本源的保护。不过,这六翼男子本身,就是拥有极强防护,足以挡住攻击命魂的手段。

但他没想到,圣道剑竟是没有一丝阻碍的冲入六翼男子身躯,开始对他的命魂进行攻击。

他没办法,只能回到自己的身体,脱离六翼男子。

“轰!”

杨辰昊冲出六翼男子,就是展现最快的速度,向着远处逃遁。

甚至,他还用最后的一丝掌控力,让六翼男子自行攻击,爆发出最后的力量。

“等着,等出去后我必杀!”杨辰昊怒吼,这一生从未如此憋屈过。

“没机会!”陈然却是冷喝。

就在下一刻,矗立天地的血色石剑猛地颤动起来,一股股浩大的声响传遍八方。

“道!道!道!”

血色石剑身周,一道道虚幻的身影浮现,皆是跪伏在地,膜拜石剑。

众生相!

圣贤之伟大,已是达到可令苍生膜拜的地步。

此刻这圣道石剑一动,就是自主浮现虚幻的身影,对其进行膜拜。

这一刻,陈然已是快要接受圣道剑传承。

这一刻,他要借助此地剑意,展现一丝圣道剑的恐怖威力。

“死!”

在杨辰昊睚眦欲裂的注视下,一道圣影徒然从圣道石剑中飞出。

他浑身发光,手持璀璨光剑。

他恍若一阵风,在杨辰昊无法阻拦的情况下,从他的身体中飘过。

而杨辰昊,则是身子猛地一僵,脸上涌现无法置信。

“砰!”

下一刻,他破荒的肉身轰然碎裂,化为齑粉。

一道命魂,凄厉惊恐的尖叫着,向着远处飞去。

但,圣影未曾消失,他好似大吸了一口气,那道命魂就是被他吞入腹中。

下一刻,尖叫戛然而止。

而圣影,则是融入了陈然的身躯。

“噗!”

陈然喷出一口鲜血,以他的实力还无法掌控圣道剑,顿时受了不小的伤。

若是不是此刻他还能掌控此地剑意,他连圣道剑都是无法掌控一丝。

这一幕,发生在顷刻间,快到三圣地的修士都是无法反应过来,杨辰昊这个恐怖的破荒,有望踏上登天路的修士就是死的不能再死。

这让他们恍若置身梦幻,无法相信。

“这…这人到底是谁?”许久,众人才回神,震惊到身躯都颤动起来。

他们看着那发光的身影,眼中的惊悸久久无法散去。

最后,他们缓缓一拜,虽不甘心,但还是决定离去。

莫说陈然之前展现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抗衡,就说这次对忘川出手,而不是他们,他们就没理由再去争夺宝贝。

他们叹息,知道此次仙剑城之行,将不会有太大的收获。

不过就在此刻,陈然却是叫住了他们。

“这位…前辈,还有什么事么?”吕宗天对于陈然的称呼有些拿不定,但实力超过他们,叫一声前辈,总是理所当然的。

陈然面色古怪,毕竟自己和吕逐鹿称兄道弟,而他老子则叫他前辈,这怎么想都是极其怪异的。

但此刻,他也并不准备显露身形。

接着,他大手一挥,剑池飞向剑冢,剑碑飞向丹武,剑台飞向东华。

随后,他低沉道:“这几件宝贝,们拿着。”

“前辈……”众人大惊,亦有一丝大喜,更有不好意思。毕竟,这完就是属于不劳而获,这让他们多少有些尴尬。

“走吧。”陈然却是挥手,这三件宝贝,并不是圣道剑的传承,而是酒剑仙的宝贝。

对此,他有权决定这三件宝贝的或赠或留。

众人深吸一口气,眼中涌现振奋。

他们恭敬一拜,接着就是选择离去。

陈然,在他们眼中俨然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强者。

如此存在赠予他们东西,自然不会在要回去。所以,他们也就不再矫情,毕竟他们的确很想要这三件宝贝。

时间匆匆,一日后,十年返回,眼中有着兴奋。

“父亲。”他大叫,早已认出陈然。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