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狐玥和狐韵一脸焦急。

她们根本想不到,寒妖宗的少尊会盯上圣狐门。

对此,她们没有一丝办法。

对于曾经辉煌一时,此刻却屈居一隅的圣狐门,她们了解一些隐秘,根本不想和这些大宗大派牵扯上。

这,不仅不利于圣狐门的发展,更是一不小心就会被灭门的啊。

但此刻,面对霸道的寒天,她们想活下去,唯有臣服。

至于陈然,她们可不信能抗衡寒天。更不要说寒天背后,还有一个恐怖的寒妖宗。

狐心看着寒天,根本说不出一个字的拒绝。

哪怕知道被这寒妖宗少尊盯上,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大人,此事我们无法做主,需要与我圣狐门尊主商量。”狐心想了许久,莫名咬牙开口。

狐玥和狐韵一惊。

“不……”狐玥下意识开口,但下一刻就是被狐韵止住。

梦幻甜美气质公主粉色长裙宛若花仙子

这几个月来,狐玥明显对陈然有所改观。而且当初若不是陈然,她圣狐门也不会存在。

她没来由的不想陈然牵连其中,却被狐玥阻止。

“二姐,听大姐的。”脑海中,狐韵的声音响起。

狐玥脸色不好看,挣扎了许久,终究放弃。

相比紫青圣狐门,陈然在她心中的地位,显然是比不上的。

“尊主?”寒天眯起眼睛,冷声道:“知道本少尊来,他为何不出现?”

“这……”狐心一滞,感受到了寒天的不满,颤声道:“我们尊主很强大,并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强大?”寒天笑了,充斥冰冷。

“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强!”

对于圣狐门这些女人,他不急。

他这人,最喜欢的就是征服,一下子得到反而没什么意思。

此刻他不会动狐心她们,而是要慢慢玩。

而在此之前,她们口中那个所谓的少尊,必须死!

狐玫玫院子上空,寒天带头出现。

身后,圣狐门的人战战兢兢的跟随。

狐心三女脸色很不好看,知道此次不论发生什么,都会让她圣狐门陷入险境。

毕竟,寒天可是寒妖宗的少尊,哪怕陈然再强,也无济于事。

不论是陈然屈服于寒天,还是寒天被陈然赶走,对于圣狐门来说,都是最糟糕的结果。

“嗯?”狐玥看着,眼眸惊疑。

因她看出,这她离开之前还好好的院子竟是被一层朦朦胧胧的光幕笼罩。

“看来,们那尊主还是有点本事的嘛。”寒天冷笑,看出这是一个不错的防护。

狐心等人身子一颤,不敢接嘴。

“不过,也仅仅如此。”寒天嘴角有轻蔑。

下一刻,在狐心等人惊恐的注视下,寒天爆发出了登天的恐怖实力。

刹那间,所有圣狐门的修士都是节节后退,头皮发麻的看着寒天,再不敢有一丝放肆。

登天啊!

这可是随手就能捏死她们的存在。

这一刻,她们心若死灰。

就连狐玥,也是脸色惨白到了极点,觉得陈然此次必死无疑。

“为什么,老娘才刚刚让他睁眼啊……”这一刻,狐玥憋屈到了极点。

“轰!”

寒天眼绽雷光,大手一挥,苍穹之上就是打落一道紫色的妖雷。

一只恐怖的大手,也是轰然出现,握住妖雷。

“雷罚!”

寒天低喝,充斥冷酷。

“咻!”

恍若一杆绝世长矛,妖雷被射向那层光幕。

“轰”得一声,在众人内心发寒的注视下,光幕轰然破碎。

“呵呵,废物。”寒天嗤笑一声,看出制造这光幕的人实力很弱。

他向前走去,看到了院子里一脸惊愕,但美艳无双的狐玫玫。

瞬间,他眼睛就是一亮。

因狐玫玫的身材,因狐玫玫无暇精致的面孔,更因狐玫玫那清纯的气质。

他很久,没遇到如此美女了。

只是一眼,寒天对狐玫玫就是充满了占有欲。

“这女人,是我寒天的。”他大笑,肆无忌惮的盯着狐玫玫。

狐玫玫脸色一白,感受到了寒天充满侵略性的眼神。

但下一刻,她眼神就是变得古怪。

因被寒天打碎的光幕,又是顷刻形成,挡住了寒天的视线。

她蓦地看向陈然的房间,发现有极其隐晦的气息散出。

“尊主。”她惊喜。

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对于陈然已是没有丝毫戒心。

相反,都是有些依赖陈然。

她知道,这神秘的白发男子与门内姐姐们所说的男子不一样,对她没有已是邪念。

他,对她很好。

而且,她感觉陈然是真心的。

“怎么回事?”看着又出现的光幕,寒天一怔,随即眼中便是涌现阴寒。

“看来,倒不是个草包。”

身为登天修士,眼光自是很高。

他能看出,这重新出现的光幕有古怪,非同一般。

“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么?”寒天冷笑。

下一刻,他又是动手,轰碎光幕。

但,结果依旧一样,只看了一眼狐玫玫后,那光幕又是出现。

“我就不信,还能一直出现!”寒天有些发怒。

“轰!轰!轰!轰!”

在狐心等人有些古怪的注视下,光幕不断被打碎,又不断出现。

在轰碎十次之后,寒天眼中已是染上了怒火。

下一刻,他再次轰碎光幕,身子也是动了起来。

他,要在光幕出现之前冲进去。

之前是因不屑,但此刻他显然已是失去耐心。

“找死的小子,我非把抽筋扒皮不可!”寒天怒喝。

但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轰然从院子中爆发。

“轰!”

措手不及下,寒天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怎么可能?”他不可思议的大叫,眼神骇然。

而狐心等人,则是一个个微张着小嘴,目瞪口呆。

堂堂登天强者,竟被轰飞?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不真实啊!

院子中,陈然的身影悄然出现。

此刻的他,浑身力量涌动,如仙似魔。

“是谁?敢对本少尊动手?”寒天一看到陈然,眼中顿时涌现杀机与怒意。

“寒妖宗?圣妖门下最强?”陈然冷冷瞥了寒天一眼,出声问道。

寒天一滞,感觉对一头凶兽盯上,通体发寒。但内心的自尊,自信,以及显赫的身份,让他瞬间压下这古怪的念头。

“知道我寒妖宗,还敢这么嚣张,找死么?”他怒喝,底气十足。

但下一刻,他脸色就是变了。

因陈然,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很好,原本就想去找寒妖宗,没想到自己倒送上门来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