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七姨杀猪一样吼叫时,叶飞就躲了出现,所以没听到后面几句话,不然早就掉头走人。

“那个……七姨?请问是七姨吗?”

等林七姨挂掉电话稍微平静后,叶飞才走过去打招呼:“我是唐若雪派来的接你们的……”

“唐若雪怎么没亲自来?”

林七姨找到发泄口子,指着叶飞破口大骂:

“让我们在这里晾半个小时什么意思?”

叶飞微微偏头远离对方吼叫,随后笑着出声:

“下班高峰期,有点塞,见谅。”

“塞?”

林七姨依然发飙:“塞车就能晾我们吗?换成在我们单位,早让你卷铺盖滚蛋。”

“还有,林秋玲两口子不来接,唐若雪也不来接,他们究竟摆什么谱?”

她快要气坏了,这是明显对他们不重视啊,换成在单位,早让这些人写三千字检讨了。

可爱的小姑娘

“妈,你对一个司机有什么好发火的?”

这时,林七姨的儿子林腾飞不耐烦开口:“我们赶紧离开这吧,全身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等见到林秋玲一家再让他们检讨不迟。”

他一脸蔑视地看着叶飞,显然把叶飞当成唐若雪的司机了。

听到儿子这一番话,林七姨才压住怒气,准备等见到林秋玲再发飙,不过还是对叶飞喝道:

“来接我们,车呢?”

她色厉内荏:“我告诉你,一百万以下的车子,我们是不坐的。”

奶奶的,当自己是太后啊?

看到这母子两人,叶飞有转头就走的想法,可想到答应了唐若雪姐妹,最终只能一指奥迪:

“七姨,车子在那边。”

林七姨和林腾飞神情先是不耐烦,等看到是新款奥迪还是六个八,眼睛顿时一亮。

“哼,算唐若雪有点良心,派这样一辆好车过来。”

林七姨哼了一声,口无遮拦:“看来真是贪了唐家不少钱。”

叶飞摇摇头,没有解释,也懒得争执,坐在驾驶座,启动车子。

林七姨看到叶飞直接开门上车,眉头一皱又开口骂道:

“你一个司机,能不能摆正自己位置?”

“接人的时候不知道给客人开门啊?”

她始终不忘摆架子:“你这个样子,我让唐若雪开除你。”

叶飞只好下车,给林七姨打开车门:

“七姨,你们请上车。”

林七姨母子这才坐入车里。

叶飞踩下油门,车子嗖一声离开高铁站。

“这玉石不错。”

坐在副驾驶座,林腾飞把整辆车翻了一遍,不仅擅自吃了叶飞的口香糖,还一把摘下车内的平安石。

叶飞从古玩街赢来一车玉石,杜青帝帮忙出手了九成九,但还是留下一两块打造了几个小饰件。

这个平安石,就是杜青帝留给叶飞的,质地极好,虽然只是一小片,但也要三百万。

所以林腾飞一摘走,叶飞就赶忙出声:“别动,这是平安石。”

“废话,我难道不知道平安石吗?要你说?”

林腾飞不耐烦喝斥叶飞:“好好开你的车,别多嘴。”

“是好东西。”

林七姨伸手拿过玉石,仔细凝视了几眼,点点头:“质地非常不错。”

林腾飞也是爱不释手:“我感觉自己跟它非常有缘分。”

林七姨一脸宠溺:“你很喜欢?”

林腾飞点点头:“非常喜欢。”

“行!”

林七姨宠溺摸着儿子的脑袋:“这玉石,就当妈送你的华海礼物。”

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

反正那林秋玲和唐家有钱,不在乎一块平安石。

“谢谢妈,谢谢妈。”

林腾飞眨巴着大眼睛,高兴不已:“谢谢你送我落地礼物。”

“我也送你一个。”

林腾飞把车里翻出的一串佛珠也给林七姨戴上:“好好戴着,不准拿下来。”

“别动……”

叶飞又喊出一声,这佛珠也是他从古玩城淘回来的,真正的金丝楠木,堪比黄金。

“你一个司机能不能闭嘴?”

林腾飞对叶飞吼了一声:“我跟我妈送礼物,你叫什么叫?”

“这礼物不错。”

林七姨看了几眼,眼有欣喜,随后对儿子竖起大拇指:

“我儿子长大了。”

“行,我宣告,本宫正式收下这串佛珠,给它一个金子发光的机会。”

叶飞无语,怎么拿了别人的东西,不仅没见半点心虚,反而还觉得能被他们看上,是一种殊荣?

他声音一冷:“把东西放下。”

“放什么下?”

林七姨脸色瞬间冷冽:“我们母子情深,相互送东西,跟你有毛关系?”

叶飞语气淡漠:“这些东西不是唐若雪的……”

林七姨一把打断叶飞:“不是唐若雪的,也是林秋玲的,她是我亲姐,她的东西也就是我的东西。”

“再说了,你一个司机管那么宽干什么?”

林七姨气势汹汹:“好好开你的车。”

前方车辆密集,还即将上桥,叶飞不想争执出事,就暂时没有出声,等到了桃花一号再收拾他们。

“司机,你这样开车不行,太慢了。”

三分钟后,车子开到中海大桥,林腾飞忽然冒出一句:

“这个速度,要什么时候才能到桃花一号?”

把玩一番平安石的他,目光又落在了方向盘上。

“你靠边,靠边停。”

他手指一点旁边。

叶飞淡淡出声:“靠边干什么?”

“停车,你下来,我来开。”

林腾飞意气风发:“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秋名山车神。”

叶飞毫不犹豫拒绝:“对不起,这车不能给你开。”

“什么话?”

见到叶飞拒绝,林七姨先怒了:

“这是唐家的车,唐若雪公司的车,跟你一个司机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我们是唐若雪的血亲,你一个外人,驳哪门子嘴?”

“停车,让我儿子开,你一个破司机,有什么资格开这么好的车?”

林七姨盛气凌人:“再叽叽歪歪,我就让唐若雪开除你。”

叶飞快要忍耐不住了:“中海路况复杂,你们不熟悉,容易出事。”

车子靠近中海大桥,这是一座八十年代的老桥,虽然年代久远,还很牢固,还是中海标志性建筑。

所以大桥每天依然车来车往,还有不少外地游客在两侧拍照。

叶飞踩了踩刹车,降低速度。

“出事也比你乌龟要好。”

林腾飞冷哼一声:“再说了,出事有什么,我们一个电话就能摆平。”

“我妈跟你们中海医药厅长杨耀东熟得很。”

他耀武扬威:“在中海,只要他出面,出什么事都能摆平。”

林七姨附和:“就是,这车是你能做主的吗?又不是你买的,给我儿子开又怎么样。”

“再说了,你也是托我们的福。”

“你一个骑共享单车的命,要不是来接我们,唐家能把这么好的车给你开吗?”

“别废话,赶紧在桥头停车!”

林七姨理直气壮的说道,丝毫没有羞耻的觉悟。

“砰——”

叶飞正要毫不犹豫拒绝,桥上突然“轰”的一声巨响,路上车辆和行人都被这声音吓到了。

叶飞抬头望去,正见一辆奔驰撞破了护栏飞入江里。

“轰——”

又是一声巨响,水花大量溅起。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