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酒是感情的催化剂,这是一个放之宇宙而皆准的道理。

一坛酒在龙飞和齐敏孝之间倒来倒去,很快便见了底,龙飞父子和齐敏孝一家人的感情也迅速拉近了。

第二天一早,齐敏孝就将四邻八舍的人都请了过来。女儿要拜师学艺了,齐敏孝请邻居们来观礼。

齐敏孝便将家中唯一的一把旧椅子搬到了院子里,在椅子上扑上了一块大红色的被子面。小蕴儿的妈妈则将小蕴儿打扮的齐齐整整。等到乡亲们都来了之后,让龙飞上座,然后让女儿齐含蕴恭恭敬敬的给师傅磕头,敬茶,喊师傅。

传统的拜师和普遍意义的学生上学认老师完是两码事!传统的师父和现在的老师也是两码事。

传统的师父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弟要将师父当父亲来看待,而师父不但要给学生传道授业解惑,而且还要负责学生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而现在的老师只是一份职业,即便是好老师,也只是传授给学生知识,而不会负责学生的生存。

因此,龙飞对华国传统的拜师仪式一直是持肯定态度的。拜师仪式看似只是一个仪式,但这却相当于一份契约的建立!如果没有这个仪式,师徒双方就相当于没有定下契约。所谓的师徒关系,无论对师傅,还是对徒弟,都没有多少约束力。

而且,龙飞能看的出来,齐敏孝这样大张旗鼓的让女儿拜师,也是在告诉周围的乡亲们自己的身份。自己现在就是小蕴儿的师傅,所以才会住在齐敏孝的家中。

如果没有这个身份,自己忽然住在齐敏孝的家中,恐怕会惹出许多麻烦。

齐敏孝的邻居们听说小蕴儿要拜师了,本来还感到新鲜,没想到过来一看,小蕴儿的师傅竟然是个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下巴上胡子还没长长呢!于是这些乡亲们顿时议论开了:

野外的长裙佳人秀美艳身姿

“哈呀,我当是老齐给他女儿请来个什么高人师父,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年轻人!他能教小蕴儿什么本事啊?”

“就是嘛!我看老齐是昏了头。留着请师父的钱不如买点好东西吃,补补身子,等到下一次献血的时候,能熬下来。”

“对了,你们知道小蕴儿要跟着这个年轻人学什么?”

“好像是学医术。”

“医术?开玩笑吧?就他这年纪,恐怕自己也不会给人看病吧?”

“唉!我说你们这些榆木疙瘩根本就没看出来老齐的意思!我刚刚已经打听过了。小蕴儿拜师之后,这个年轻人就住在老齐家了。如此以来,这个年轻人就算是老齐家的一份子了。等到下个月老齐家需要再次献血的时候,正好将他推出去献血!”

“哦……,原来如此,老齐两口子平时看上去老实巴交,没想到竟然也有这种鬼心眼子。真是让人想不到啊!”

这些人议论的时候,都是说的当地语言,龙飞一句也听不懂,但是龙飞能从他们的表情和肢体动作上,猜到他们对自己的怀疑和轻视。

他并没有将大家的议论放在心上,事实胜于雄辩,自我辩护一万句,不如铺下身子,踏踏实实的干一件事!龙飞相信,这些乡亲们很快就会改变对他看法。

龙飞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受了小蕴儿三拜,喝过拜师茶,然后接过小蕴儿亲手递过来的一串铜钱,龙飞又将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那套银针赐给了小蕴儿,整个拜师仪式就算结束了。

齐敏孝所在的村子名叫齐家庄,齐家庄后面就是连绵不绝的群山。小蕴儿拜师后的第二天一大早,龙飞就带着儿子和小蕴儿带着竹篓进了山,等回来的时候,竹篓中已经满是药材。

龙飞亲自炮制这些中草药,然后亲自给齐敏孝的妻子熬药。三副药下去,齐敏孝妻子的身体状况便迅速的好起来,脸也不像之前那么苍白了,身体也有力气了,不但能轻松下地自由行动,而且还能干很多家务活了。

仅此一事,龙飞在齐家庄就声明鹊起!之前质疑龙飞业务水平的人立刻就闭了嘴!而且有人开始来找龙飞看病,大部分都是因为失血过多患上贫血的。

几天的时间过去,来找龙飞看病的人就越来越多,都挤到齐敏孝家的院子里很不方便,于是龙飞便和齐敏孝一起进山伐木,在齐敏孝家的院子旁边搭建了一个小木屋,作为自己的诊所。

诊所开业后,来找龙飞看病的人就更多了,龙飞和两个孩子忙不过来,便将齐敏孝两口子也喊过去帮忙。专门负责给病人抓药,煎药。

虽然因为这些人都是穷人,龙飞基本不收他们的诊疗费,只是收一些药费。如果对方实在贫困,龙飞就直接连药费也给他们免了。但是由于人数实在太多,所以龙飞每天的收入,仍然非常可观。

齐敏孝一家人的家境也逐渐的好起来。齐敏孝也不再冒着生命危险进山打猎换钱了,想吃野味了,只是花铜钱从其他猎户手中买。小蕴儿有了营养供应,再加上不断的练习龙飞传授给她的龙氏太极,身体也逐渐好起来,不但不再像之前面黄肌瘦,而且连头发都比以前黑亮了很多。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龙飞对紫缘星的情况也越来越熟悉,而且他和小龙波都学会了当地语言。这让他们和当地人交往的时候,省了不少事。

龙飞从第一次听到齐敏孝说地球华国语的时候,就很纳闷。经过这些天的旁敲侧击,他终于弄明白了原因。

原来在一千多年前,紫缘星上曾经来过几个老神仙。老神仙们不但带着普通的老百姓对抗吸血魔族,将吸血魔族打的节节败退。而且还教给他们一种新的语言,就是华语!那时候人们的日子是真舒服,不用给魔族献血,活的自由自在。

不过二十年前,天元国国王忽然发了一个规定,以后不准再教小孩子学习华语,人们只能说当地语。谁如果在公共场合说华语,被管理者抓住,立刻就会被带走,成为吸血魔族的血食!

所以,齐敏孝两口子都会说华语,但是他们的女儿小蕴儿却不会,两口子怕小孩子不懂事,如果学会了华语,在外面偶然说出来,被别有用心的人告密,就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他们不但没有教给小蕴儿华语,甚至在小蕴儿面前从来不说华语。

龙飞得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不禁惊喜。他能猜测的到,这些相亲们所说的老神仙肯定就是自己的老祖宗那波人!

不过让龙飞遗憾的是,当他问乡亲们知道那些老神仙最后都去了什么地方,有没有留下什么遗迹时,几乎所有人都说不知道!

还有一件让龙飞遗憾的事情是,这些日子里他继续不断的打听王晓楠,龙朵朵,龙涛,龙瀚等人的消息,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龙飞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好名声虽然打出去了,但是却也惹恼了一些人。

这天龙飞正在自己的诊所给人看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速的马蹄声响,然后又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是一阵喝骂声:“你他妈的找死啊!没看到高爷驾到吗?敢挡了高爷的道儿,撞死你活该!”

房间里正在给人诊脉的龙飞不禁一皱眉,对病人说了声抱歉,便起身出了房间。龙飞一看外面的情景,立刻怒火中烧!

只见门外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马夫正扬起皮鞭殴打躺在地上的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面色苍白,身材瘦弱,龙飞一看就知道他也是因为献血影响了健康。随着马车上的马夫将鞭子不断的抽到中年男人的身上,中年男人便不断的在地上翻滚哀嚎,却是不敢站起来逃跑。

周围来看病的普通百姓,虽然都一脸不忿之色,却是敢怒不敢言,只是站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中年男人被打。

“住手!你们是什么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龙飞怒声喝道。

“师傅,他们刚才架着马车横冲直撞,撞伤了人,还耍横打人!”旁边的小蕴儿双手掐腰,小脸上满是愤怒,指着马车上的马夫说道。

小蕴儿的话音刚落,不等龙飞说话,车上的马夫竟然就扬起长长的马鞭,一鞭朝小蕴儿甩了过来,鞭梢破空发出尖锐的啸声!听着就让人心尖直抖。

“蕴儿!”

“大人手下留情!”

齐敏孝两口子呼喊一声就要往上冲!

龙飞却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到就和小蕴儿站在一起的小龙波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动手了!

只见就当马夫的鞭子眼看要落到小蕴儿身上的时候,小龙波忽然出手,一把便抓住了鞭梢,然后猛然向怀中一带!

别看小龙波年纪小,练得可是修真功法,龙飞又整日悉心教导,现在小龙波已经顺利进入蕴气境初窥门径。而且小龙波的修为是自己实打实修炼上来的,不是像王晓娜,林素素等人一样,是被龙飞强行提上来的。如此一来,他的根基就更扎实。对付一个普通的马夫,根本不在话下。

车上的马夫根本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竟然能抓住他的鞭子,并且还有那么大的力气!猝不及防,不等来得及撒手松开手中的鞭子,便一头从马车上翻了下来,栽倒在地上,脑袋撞起个大包!

“嘻嘻嘻,嘻嘻嘻,黑胖子,骑驴子,驴子撂跤子,胖子摔跤子!嗷,大脑袋长个小脑袋喽!”小蕴儿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祸事,看到要打自己的的人吃了大亏,立刻高兴的拍着手蹦蹦跳跳。

齐敏孝两口子却是吓的脸色都白了,齐敏孝大声训斥道:“蕴儿,闭嘴!不要胡说八道!快给大人道歉!”

“哼!我才不给他道歉呢!他算什么大人,就是一个给人赶车的狗腿子!”小蕴儿撅着小嘴说道。

“我草泥马!小杂种,老子今天弄死你!”马夫从地上爬起来,恼羞成怒的朝小蕴儿冲了过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