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苗金戈忍着疼痛奔向后山,叶凡也紧追不舍。

无论如何,他要杀掉苗金戈,不然今晚自己和袁青衣他们要九死一生。

只是苗金戈虽然受伤,但熟悉环境和地形,所以逃的很快,让叶凡总是差半拍。

苗金戈没有躲入八角楼,而是冲出后厅,穿过走廊,跳出后院,扎入一座山林里面。

山丘阴沉,阴风阵阵,虽然有几盏路灯,却把山林衬托的更可怖。

只是叶凡没有在意,目光死死锁定苗金戈。

“嗖嗖嗖——”

苗金戈冲入山林近百米后,就突然转身施放冷箭。

三枚弩箭射向了叶凡。

叶凡一直高度警惕,看到弩箭射来,就右手一转,把弩箭全部扫翻在地。

一击不中,苗金戈就继续向林子爆射过去,头也不回的逃亡。

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

他清楚,被叶凡拿下势必没命。

叶凡舔舔干裂的嘴唇,脚步一挪追了过去。

两人在树林中不断穿梭,借助密集的树木草丛以及岩石,像是兔子一样咬着追击。

似有意似无意,两人始终间隔了大概十米左右的距离。

一个跑,一个追,不死不休。

“老祖,救我!”

五分钟后,苗金戈冲入一处开阔地带。

这里有八座石屋,屋子外表镶着牙齿。

屋子背后有八棵枯木,树上爬满了黑乎乎的蛇虫。

阴森可怖。

“老祖,叶凡杀我全家毁我基业,还要灭苗氏一脉。”

“金戈无能,暗算受伤。”

“只能请老祖出手,诛杀此贼,护我苗氏。”

苗金戈身影突然停顿,随后扑通一声跪地,对着石屋吼叫起来。

叶凡微微眯眼,老祖?还有杀手锏?

“啪——”

就在这时,一道青影从一座石屋冒出,一巴掌打飞了苗金戈。

“没用的东西。”

在叶凡凝聚目光时,只见一个青袍老者站在苗金戈身边,全身阴森森的,散发着寒冷气息。

他手里还抓着苗金戈的利剑把玩:

“一个毛头小子也要请我们出手,你真是养尊处优太久了。”

“你难道不知道,这些日子正是我等突破之日吗?”

青袍老者恨铁不成钢又踹了苗金戈一脚。

苗金戈疼痛不已,却不敢半点反驳,依然毕恭毕敬:“青祖教训的是,金戈无能。”

“晚点再处置你。”

青袍老祖把苗金戈踢到后面。

“小子,来苗氏撒野,胆子很大啊。”

他盯着叶凡不屑哼出一声:“自尽吧,可以痛快一点。”

“自尽你大爷,看枪!”

厮杀这么久,又中毒,又牛皮鼓,叶凡也耗掉不少力气,他不愿意纠缠,想要速战速决。

于是他一振手中红枪,对着青袍老祖就冲过去。

平凡无奇的红枪,一抖,哗啦作响,枪影重重。

这一枪刺出,在苗金戈眼中,仿佛万箭齐发,遮天蔽日。

“找死!”

青袍老祖被叶凡彻底激怒了,他可是百年老怪物,怎能允许叶凡这样无视?

吼叫声中,青袍老祖也挥舞出一片剑影,封挡叶凡刺来的长枪。

一连串闷响炸起,刺耳至极。

“叮叮叮!”

在苗金戈惊讶的目光中,枪尖密密麻麻点在利剑上,好像密集雨滴狠狠打在剑身。

红枪不仅压制着利剑的反杀,枪尖力量还让剑影一片片落下来。

同时震颤着青袍老祖握剑的虎口。

最后,只听啪一声脆响,利剑碎裂,变成数十枚碎片落地。

苗金戈脸色一变,没想到青袍老祖吃亏。

青袍老祖也是眼皮一跳,很是意外叶凡这么强横。

殊不知叶凡想要速战速决,尽快杀掉他和苗金戈,所以全部力气都压上来。

“破!”

利剑断裂时,叶凡长啸一声,红枪冲破了最后剑影,穿过了碎裂刀片,刺向青袍老祖心脏。

“竖子——”

青袍老祖见状怒吼一声,愤怒叶凡的放肆,只是眼里也有凝重。

叶凡这一枪太猛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他平生难得一见。

苗金戈这时候才明白,叶凡对付自己一直没尽全力!

“嗖——”

此刻,青袍老祖丢掉了剑柄,身子一纵后退了十几米。

“嗖!”

只是青袍老祖够快,叶凡更快,捷如奔马,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手中的红枪如影随形。

转眼间,红枪便像是利箭一样,发出尖锐的呼啸,全力捅出。

青袍老祖的衣衫,被劲风所吹,乱草般卷起。

“停!”

看到长枪刺来,青袍老祖怒吼一声,双手对着长枪猛地一合。

他夹住了枪身。

“扑!”

一声脆响,红枪被青袍老祖夹住了,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两枚银针射向眼睛。

青袍老祖本能偏头,避开叶凡施放的银针,只是这样一来,掌心力量一滞。

长枪长驱直入刺中了他的肩膀。

一股鲜血迸射出来。

“混蛋——”

就在叶凡要再下杀手时,四周又响起了七记炸喝。

接着七座石屋扑出七道身影,像是恶狗一样扑向了叶凡。

七人身影掠过之处,狂风呼啸,刺耳的破空声炸裂开来。

“八祖?”

叶凡神经绷紧,随后吼叫一声后退,同时长枪一挥,对着七人横扫了过去。

“呼——”

苗氏七祖的双眼瞬间瞪大,叶凡这一枪看似简单,实则暗藏极为恐怖的汹涌力量。

他们的头皮瞬间炸了开来,只有在面对极为危险的时刻,七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杀!”

只是七人也很快恢复平静,齐齐喝出一声,随后双掌封挡叶凡这一枪。

“砰!”

七双枯掌跟长枪狠狠碰撞,声音刺耳,苗氏七祖身躯一震,晃了晃从半空落地。

气血翻滚。

而叶凡连人带枪摔飞出去,虎口剧痛,口鼻也都喷出鲜血。

“欺人太甚啊。”

叶凡心里呐喊,这鬼地方,一个大魔头就算了,还八个,怎么打?

看到叶凡重创,苗金戈高兴无比,恶狠狠吼道:“八祖,诛杀此贼。”

苗氏七祖再度攻向叶凡,速度极快,杀意极重。

叶凡牙齿一咬,挥舞长枪跟他们激战一起。

几个回合后,叶凡又被他们一掌拍飞。

“嗖嗖嗖——”

叶凡刚刚倒地,苗氏七祖又如魅影一样贴来,对着叶凡又是拳掌轰飞。

叶凡承受几记拳脚后才逼退七人。

不过苗氏七祖身上也挂彩,其中一个还脸上开花,让苗金戈震惊不已。

他做梦都没想到,叶凡强横到这个地板,面对八祖依然有一战之力。

这也让他更加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杀了叶凡,不然以后就没安宁日子了。

“砰砰砰——”

又是三个回合对抗,叶凡再伤一人,不过自己也被踹飞。

叶凡稳住身子刚要喘息,蓄谋已久的青袍老祖从背后冲了上来,悄无声息一拳打在叶凡背部。

“嗯——”

叶凡闷哼一声,直挺挺跌飞,像是炮弹摔入林中。

他正要趁机躲入林子周旋,只见一道手掌打在他后脑勺。

叶凡顷刻昏迷了过去。

也就在这时,叶无九从树林走了出来,从容不迫看着逼近的苗氏八祖:

“这么多人欺负我儿子,不好吧?”

苗金戈一愣,随后狞笑:“叶凡他爹,你跑来找死啊?”

“一起死——”

青袍老祖对叶凡怨毒最深,脚步一挪爆射过去。

他对着叶无九脖子就是一抓,想要活活把他捏死。

叶无九淡淡一笑,抬起一指,对着青袍老祖轻轻一点。

“噗!”

这一指羚羊挂角,超脱空间,几乎刚抬起手,就越过十几米距离,点在了青袍老祖的额头上。

青袍老祖一愣,然后整个脑袋,连同全身杀意,尽数爆炸开来。

生机熄灭。

一步凝虚空,一指杀青袍!

轻描淡写,不带一丝烟火气,如探囊取物一般。

此刻,整个后山,一片寂静。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