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当然知道了,之前杨二过来劝阻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的时候就是火枪远射,这才给了对方逃走的时机。要说火枪的确是骑兵的克星之一,但那要数量多了才可以。

眼见做为可汗的苏德似乎并没有重视自己的喊声,那亲兵想了一下知道了问题所在,便又一次大声的喊着,“可汗,是上千的大明神机营,他们手中都拿着威力巨大的火枪,查木巴拉将军几次冲锋下来,损失惨重啊。”

这一次问题总算是交待清楚了,苏德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什么?上千的大明神机营,那一定就是神机营了。我的天呀,这哪里是什么五星军,分明就是大明的主力大军,我们怎么就和他们对上了呢?”

终于,苏德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竟然把大明的主力军当做了软柿子。想到几十年前,明军横扫草原无对手的那一幕,他骨子里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发寒。“快去告诉查木巴拉将军,后撤,后撤。”

即然知道了五星军的虚实,最重要的是知道对方有神机营这般利器的存在,那这仗就没有在打的必要了,在打下去,损失只会更加惨重。

看了看有些混乱的战场,看着那扬起的漫天尘土,不管心中多么的不愿,这一会苏德还是做好一个很不甘的命令,“传令,全军撤退!”

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闻听此言的传命兵不知为何也是长松了一口气。他也是一名百战骑兵了,所经历的阵仗不知道有多少,可还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

开战到现在连一个时辰都没有,但就他了解所知,战死的骑兵数量已经达了三千了,这还是无法统计到对上女真骑兵团的那股蒙古军,现在烟尘再大,不分出一个结果来,怕是难以消停了。

就算是一个时辰战死三千骑,这也不是漠北蒙古军可以承受的了的痛苦。五星军的援军又要到了,此时退出去才是明智之举。

传命兵大声的答应一声之后,是转身就去传达消息。一时间,不管是正在猛攻矮石堆处的杨晨东部的蒙古骑兵,还是想捡柿子捏,以骑兵对付步兵的查木巴拉所部,在接到了消息之后,都是一幅如负释重般的松了口气,接着就是指挥大军撤退。

查木巴拉想要捡便宜没有捡成,这一会一看形势不好,想要撤退了。虎芒又哪里肯依呢?

之前查木巴拉对付步兵的时候,他带着独立团的六个骑兵营没有要相助的意思,因为他相信步兵营的实力,知道拥有八一杠火枪的这些步兵如何的厉害。现在对方吃了亏,知道怕了,不想打了,那就是他捡便宜的时候了。

唯美动人和服少女演绎岛国秋日祭

“来呀,独立团的骑兵战士们,到了我们表现的时候了,随本团长冲呀!”虎芒一如之前对付哈剌若出骑兵般的模样,大喝间就第一个纵纵马飞奔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是足足六个营,两千多名手持锋利马刀的骑兵战士。

他们一直在旁养精蓄锐,现在终于到了要动手的时候,哪里还会客气,一个个都是争先恐后的挥刀向前,杀敌立功。

矮石堆处,蒙古骑兵在用了几种方法试图对杨晨东所部进行合围,可当全部都失败了之后,他们终于变得老实了起来,面对着只有口、鼻、眼三处是可伤部位时,他们一个个是束手无策。

好在此时传令兵传来了新的命令,可汗命令大军后退,顿时是人人松了一口气,没有在做任何的停留是转身拨马就回。

“少爷,他们这是要撤呀。”跟在杨晨东身边,已经杀得一身是血的杨二喘上了一口粗气,一幅很过瘾的样子说着。

也不怪杨二会有这般的反应,以前跟在少爷的身边,总是会担心前线有什么危险,一般情况下都是座阵指挥部的。这一次依仗着黑甲之利,依仗着战马铁衣之威,终于杀到了第一线,可以杀敌杀一个过瘾,他怎么能不畅快!

“是要逃,只是他们能逃得掉吗?举令旗,命令骑兵加强一团、二团分别截击蒙古骑兵,这一次不扒他们几层皮,休想从本少爷的手掌心中逃出去。”杨晨东眼中闪着果敢之意。早在蒙古军出现的时候,骑兵加强一团和二团就已经奉命赶到了矮石堆处。只是杨晨东并没有让他们马上投入战场中,他需要留下一支生力军,以备面对任何的困难和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危机。

即然现在敌军撤兵了,自然就是把后手用出来的时候。即然选择与自己为敌,面对着警告无果,那就要有承胆一切严重后果的准备。

矮石堆上,令旗被高高举起,传达着六少爷的命令。战圈外围,得到了军令的追风团长和吕卓团长共带着五千两百名骑兵做好了打阻击战留敌的准备。

苏德可汗将撤军令传令下去不久,查木巴拉等部就带着大军回归了。相比于出战的时候,自然是狼狈了很多。

“好了,汉人有句话说的好,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次败了,只要我们的实力得以保存,下一战在找回来就是了。现在大家准备后撤吧。”苏德的目光在一众将军的身上巡视了一圈之后,用着有些无奈又哀叹的声音说着。

“可汗,我们还有不少的骑兵在战场上没有退回来呢?是不是在等…”查木巴拉听到现在就要撤军,回望了一下还在扬尘中作战的四千骑兵,有些迟疑的问着。

“不等了,一切都看他们的命吧。实话和你们说,我们的后方也出现了大量的五星军,就算是我们现在回去,还要做好被截击的准备。行了,事不疑迟,现在就走。”能成为可汗之人,都是意志坚决之辈。输了就是输了,如何在输的情况下保存住最大的实力才是要紧的事情。至于因此而要牺牲一些人,心中虽然有些痛,可表现上是眼睛都不带多眨一下的。 可汗心志如坚。加上他们又知道了身后还有五星军正在靠过来,谁还会有说什么,当下展开后撤之举。

查木巴拉领了军令,与宝音一道各分带着五千骑兵迎向想要截击他们的追风和吕卓所部。苏越带着两千骑兵和女儿托娅一起穿过了战场,直向来时的东北方向而返。

尽管蒙古军有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但是面对着早就渴望一场大战,且士气正足的骑兵加强一团和二团,还是付出了两千骑兵的代价才退了出去。这还是因为六少爷令旗中说的明白,穷寇莫追。不然的话,被他们咬上,在付出一倍的代价也是可能的。

苏德撤走了,也可以说是逃走了。留下的正与女真骑兵团血战的四千骑兵并不知情。独立团团长虎芒奉命带着六个营战士杀入到战团之中,口口相授之下,女真骑兵团的骑兵们退出了战圈,留下的只有两千蒙古军还在这里打转转,找寻着对手。

骑兵加强一二团的人也从截击战线中来到了主战场上,随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刚刚缴获的近两千匹战马,以及两百多名被俘的蒙古骑兵。

“一团长追风向六少爷报道。”

“二团长吕卓向六少爷报道。”

“好,你们来的也算是时候。吕团长,把特木尔营长叫过来。”杨晨东向着后赶到的两位加强团长点了一下头,随后便点上了三营长特木尔的名字。

“三营长,过来,六少爷找你。”吕卓回头一声高喊,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之中,特木尔跃身下马,跑步来到了杨晨东的面前。

“骑兵加强二团团长特木尔见过六少爷。”有些蹩脚的敬了一个军礼。虽然并不标准,但看的出来,这位蒙古将军正在努力的适应着五星军的军规。

回以一个军礼,然后落手,待对方的手放下之后,杨晨东指了指战场上,“这里大约还有两千的蒙古军骑兵,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能说服多少,就可以活下来多少。不愿意投降的就去死吧,你明白吗?”

“明白了,六少爷。”特木尔先是全身一震,待明白了六少爷的意思之后,马上又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做为一个蒙古人,他当然不想看着同胞们死在自己的面前,所以接下来他会全力以赴的去做好这件事情。

没有了对手,蒙古骑兵们变得安静了下来,渐渐的,周边的飞扬尘土终于缓缓落下,将战场上的一切清晰的展现在大家面前。

原本以为杀光了对手的两千蒙古骑兵还想齐声高喝,以祝胜利呢。但当能看清周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入目所及的,乃是无数的弓箭正对准着自己的胸膛,这一刻他们中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色来。

“怎么回事?我们的可汗呢?我们的蒙古大军呢?”

“不会是都被杀了吧?”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