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未开前,世间本虚无。混沌为真我,先天聚灵气。

当吕枫霜来到虚空生灭树下时,也是狠狠震惊了一把。

“我说们怎么躲在这第七关不出来,原来是找到了一颗虚空生灭树。”他大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吕枫霜来干什么?”楚九天立马警惕起来,连着赵枯和纪邪也是紧张起来。

吕枫霜爱惹事的毛病在丹武阁可是和他弟弟纨绔的德性一样出名,谁见了都怕。

历次出来,被吕枫霜坑过的丹武阁弟子可不在少数。他楚九天,也是被狠狠坑过一次。

那一次,直接是让他谨记在心。

此刻看到吕枫霜,顿时让他想起不太值得回忆的往事,连带着看向吕枫霜的眼神也是不善起来。

“这是干嘛,我们同宗,出门在外,自当互帮互助,这是什么眼神?”吕枫霜一脸不爽的开口。

但他这话开口,顿时让楚九天三人色变。

赵枯低骂:“这货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才跑到我们这?”

“哪有……”吕枫霜顺嘴就是想否认,可他刚吐出两字,辰苍等人就是极速掠来。

珊瑚白色衬衫图片

“大爷!”楚九天脸色变得难看,都是纷纷大骂。

“们…不会见死不救吧?”吕枫霜咽了口唾沫,有些心虚的开口。

“哼,此事过后定要好好和算账!”楚九天三人都是狠狠瞪了吕枫霜一眼,而后眼神冰冷的注视向辰苍四人。

辰苍四人看到虚空生灭树,眼中也是流露震惊。随即,他们看到了树顶的虚空果实,眼神顿时变得炙热。

“我说怎么跑得这么快,原来是这里有帮手啊!”杜乱秋冷笑。

“个小兔崽子,我知道是来自封血宗。等我这次出去,就让我父亲叫人灭了宗,看还嘚瑟什么!”吕枫霜大骂,一脸晦气。

“……”杜乱秋脸色一变,他封血宗只是小宗,若是浩渺峰真的出手,他封血宗还真只有灭宗一条路,这让他脸色难看,说不出一句话。

“吕枫霜,以为丹武阁可在这青凰南部一手遮天么?”巫落云冷声开口。

“哪来的阴阳怪气的小子,爹是不是没给生那玩意儿啊!”吕枫霜讥笑,出口成脏。

“低俗!”巫落云眼中闪过杀机,浑身气势隐现。

“够了,吕枫霜,交出石像,此事我们既往不咎!”辰苍低喝,一脸冰冷。

“说交就交,算老几?”这一次吕枫霜未开口,剑思行先是冷笑出声,看向辰苍的眼神有着杀意。

“很好,看来们是想打上一场了!”辰苍冷笑,手中出现一张符诏,一甩之间就是射向远处。

“别以为人多就能嚣张,我忘川殿有的是人!”

“动手!”剑思行眼神一冷,剑意冲天。

但他一动,辰苍几人就是倒退,眼神冰冷。此刻敌众我寡,他辰苍若是动手,就是傻子。

他看向那虚空果实中的姬白璇,嘴角泛起冷意。他一来,就是看出姬白璇在吸收虚空果实,根本无法移动。

“等一下,我会打到求饶!”巫落云摇摇看向吕枫霜,眼神淡漠。

“该死!”楚九天脸色有些难看,知道此事已是无解,只能被动的等待。

“叫人,看看有没有我两宗的人。”剑思行眼中也是闪过凝重,对一旁的几人传音。

“不好意思哈,连累们了。”吕枫霜有些尴尬,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

“个王八蛋,我就知道碰上准没好事!”纪邪脸都黑了,恨恨的骂着。

“们不知道,这次不是我惹祸,而是宝贝主动往我身上跑,我也没办法啊。”吕枫霜苦笑,这次还真不是他的错。

“拿了他们什么?”赵枯几人可不信,问道。

“是一座仙女石像,蕴含仙灵之气,足以让我达到引来灵相大劫的程度!”吕枫霜有些兴奋的开口。

其他几人一震,眼中流露震惊。

“等此次完了,那石像要平分!”接着,几人毫不客气的开口。

“行,们说了算。”吕枫霜苦笑,心里忒不是滋味。

“希望白璇能在他们的人来之前,把虚空果实吸收掉吧。”楚九天祈祷。

这虚空果实一旦开始吸收,就无法打断。而让他们抛弃姬白璇离去,她必定会被那几人擒住。这事,他们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而在此刻,虚空果实突然变得凝实,彻底遮掩住了姬白璇的身子。

接着,虚空生灭树上的虚无之力则是开始流向虚空果实,发出一声声恐怖的嘶鸣。

“她…她在炼化虚空生灭树?”众人一震,很快就是发现了这一点。

“如此吸收,她的肉身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剑思行惊骇开口。

“不行,快去阻止她,否则她的肉身必定会被虚空之力泯灭!”赵枯也是开口,脸色焦急。

“不,等一下,我曾听闻姬白璇在无量仙光境获得雪主传承,此事寒梅峰曾来我烟诏峰索取过。不过,最后我烟诏峰却是没让出。再者,我听说这是陈墨师弟送给姬白璇的。寒梅峰也不想得罪完美渡劫的陈墨师弟,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楚九天快速开口。

“雪主传承分天地,据说天雪苍生道,是受人间香火之道,可纳万千生灵之念。白璇如此做,可能是有把握炼化虚空生灭树,我们先等等。”

众人一听,顿时凛然。因陈然竟是把如此恐怖的传承相让他人。这份气魄,实在是令他们都是佩服不已。

“可惜被冰封了。”众人叹息,剑思行眼中更是露出愧疚,保护姬白璇的念头也是更重。在他看来,陈然既然能把传承送给姬白璇,两人关系定然不一般。

此时此刻,陈然因救他剑冢长老而冰封,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的好友受伤。

“那女人,疯了么?”辰苍几人脸色也是一惊。

“不,她在快速吸收虚空之力,肉身并没有一点事!”巫落云眼绽黑芒,看向虚空果实,顿时大惊。

辰苍双眼一闪,这虚空生灭树的价值可是还在虚空果实之上。若是能炼化,对未来的修行可是有难以估量的好处。

“若是此女真能炼化虚空生灭树,等我们的人到来,大可在她未完炼化之际生擒,而后从她身上剥夺下来,取而代之!”辰苍残忍开口。

时间流逝,远在第八关边缘处,一道血色的身影出现,急速掠向第七关。

而在第七关,龙星武正精疲力竭的逃窜着,身后阴尸也是紧追着不放。

他一脸绝望,认为自己在劫难逃。

可就在这时,一道符诏飞来,让他眼中流露强烈的求生欲望。

他精神大振,向着远处飞去。

“师兄,救我!”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