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冲锋,对方两千多人的队伍就被冲散,被瓦解了。可不等武胜他们喘口气,不远之处又来了一支千人队。双方在并不是很宽敞的城中街道相遇,当下是两军相遇勇者胜,厮杀混战在了一起。

此刻,冷锋和辅兵战士们充分的发挥了三三战术,三人为一体,像是平常训练一般的展开了刺刀冲杀。每当一记白晃晃的刺刀向前捅出的时候,就会有一名敌人中刀倒地,肠子、鲜血流的哪里都是。

雇佣军的勇猛们也带动了身后的五千老挝雇佣军,他们原本拿的就是冷兵器,不是大刀就是长枪,这一刻终于派上了用场,跟在了冷锋和辅兵们身边,同样的挥刀杀敌,展现出了他们强大的战斗力。

七千人的队伍有如一支钢铁洪流一般,不断在的杀敌,在吸引着对方主力的出现,在连战了半个时辰之后,这里的战况也终于吸引了更多金边王朝的士兵而来。尤其他们听说这支雇佣军并没有火枪之后,有些人自感机会到了,纷纷放下前往北城门的脚步向着东城门而来。

东城门的压力是越来越大,北城门外的压力就越来越小。当春阳他们又起了一次远程点射之后,发现敌人的数量开始急剧的减少,已经形成不了人墙挡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三营长春阳就果断的向身边的通讯员说道:“快去通知六少爷,时机以到。”

不错,时机到了。最早的攻破北城门,还有后来的东城门杀戮都是为了接下来的第三步,那就是冷锋二团以及十四个辅兵营还有一万五千人的老挝雇佣军的联合总攻。

考虑到城中金边王朝足有十五万大军,如果全从一个城门而攻的话,很可能会引得城门发生堵塞,最终仅靠尸体挡路就将他们的去路封死了。如果是这样,敌人就有充分的时间逃走,这样就达不到重创敌人的目地了。所以这就有了两波的佯攻。

东城门开始发力,大部分的敌人都去了那边,北城门处空虚了,得到消息的杨晨东马上就下达了全线总攻的命令,两万多的雇佣军主力就由北城门处涌入,汇合了春阳的冷锋三营向着川龙城内急冲而至。

三万大军有如一道旋风,所过之处无人可挡,班用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互相配合,使得任何想要阻路或是靠近他们的敌人都被杀死在大街之上。

北城门突然成为了主攻部队,这让正向东城门而赶的杜恩是大惊失色。这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之间是把他给搞懵了,到底哪里才是敌人的主力,他又应该把军队放在哪里防守呢?

到了这个时候,金边王朝十五万大军已然是乱套了。甚至有些军队更是一直在赶路,来回于北城门和东城门之间,而就在他们一路奔跑着由北城门要达到东城门处之时,竟然又来了军令,让他们回返北城门,这些带队将军们都是一脸的疑惑,心中想着指挥将军的愚蠢,但又不得不转身回往。

现在再回返,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雇佣军已经入城,且一边进攻着一边稳固着自己的防线,步步推进之下,整个北城门附近的五条大街都被他们成功占领。

娇嫩女生尽显公主般纯真

第一步站稳脚步之后,便开始了第二步分路进攻。分着不同的方向雇佣军分兵十几支,就像是蔓延的病毒一般向周边迅速的辐射而去,无人可挡。

一个排往往就是可以分兵一组。一旦遇到了敌人的百人队,便是举枪就打,凭着武器的优势,一排战一百并不费力。而一旦遇到了敌人的千人队,他们就会边打边撤,等着知人在追击的过程中不断扔下尸体时,往往打着打着,从其它街道上就会又来了一支雇佣军小队,然后就是两面夹击,打上敌人一个晕头转象,打上敌人一个手足无措,打上敌人一个哭爹喊娘,打上敌人一个尸横遍野…

越来越多的雇佣军小队开始展现着他们恐怖的杀伤力和破坏力,慢慢的就给城内的金边王朝士兵一种感觉,那就是似乎哪里都是敌人,哪里都有危险,哪里都不安全一般。

这样的环境之下,敌人的士气正在迅速的瓦解之中,在足足抵抗了四个多时辰,到了晚上天黑之前,终于那紧绷的弦断裂了,金边王朝士兵的士气在那一瞬间跌入到了低谷,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溃兵与逃兵,其势不可挽回。

视线模糊下,督察队也看不清战场的形势,让更多人多了逃走的机会。随着一些胆大之人率先离开无事之后,有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了临阵而逃,只见黑暗中乱窜的黑影随处可见,有些士兵甚至就在督察队前方二十米的地方偷偷溜走,近乎于光明正大之举。

对这一切,达恩将军并没有察觉,从下午一点雇佣军发起攻击开始到现在,四五个时辰过去了,他无时不处于惊恐慌乱之中,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在一众亲兵的保护下他靠着一处街道弯角旁的房垛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环境并不好,便是连一张简单的行军床都没有,可是在心累到极致的达恩将军看来,这都不算什么,他需要的是宁静,仅此而已。

古时人营养不良,极易患夜盲症,在加上夜战让人很难在远距离下认清同袍和敌人,所以除非必要,不然的话没有哪一支军队愿意打夜战。相比而言,雇佣军自然是无惧的,甚至他们平时训练的常见课目中就有关于夜战的训练。可在今天晚上,这个天空上几乎没有什么月亮的夜晚,杨晨东破天荒的做出了让大家休息的决定。

白天一战,虽然只是一下午,但因为敌人的数量太多了,战况从一开始就非常的激烈,尤其是冷锋三团一营和二营,他们不仅打光了所有的子弹,还进行了一场场面对面的白刃战,硬是了得的凭着三三战术杀的敌人的是闻风丧胆。

为此,整个一营二营受伤的战士达到了三分之一,虽然说多数都是轻伤,可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也是很容易小问题变大问题的。

伤员这么多,他们需要休息;白天一番的苦战,一营二营的战士同样需要休息,养精蓄锐。外加白天一战消耗的子弹太多了一些,急需要补充,杨晨东索性就下达了全军休息的命令。相信经过了一晚上的良好睡眠,第二天战士们就可以变得生龙活虎,重新投入到激烈的战场之中。

除了负责值夜的战士之外,大多数士兵都互相依靠着,或是随便找一处还算是干脆的地方躺下就睡。做为主帅的杨晨东并没有与大家一并去休息,有了那股气的存在,他如今一天只需要休息两个时辰便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偶尔一夜不睡也算不得是什么事情。没有休息的他带着杨二和第一警卫小队的部分队员行走在之前所占领的街道之中。

整个街道还充满着血腥之气,虽然尸体大部分都被移开走了,但鲜血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冲洗干净的,而当这些血腥气综合到一起的时候,难免会生出一种十分难闻的气息,让人闻之欲呕。

好在冷锋和辅兵们都不是第一次上战场,这种味道虽然难闻,可也不是无法忍受的。再说了,人累了哪里还管有什么气味呢?就这样,在难闻的气味下,大街小巷中四处都睡着雇佣军战士们。他们可不是被人砍倒在地,而是实在太累了,随便找一处空地就睡了下来。

白天的一战,金边王朝军队显示出了强撼的抵抗能力,达恩不愧为第一将之称,顽强的战意让雇佣军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加上督察队的作用,他们充分的显示出一支近乎于二等强军的风范。

之前的时候杨晨东就给军队分过了四等。强如冷锋也就是第一等而以,当敌人数量太多的时候,二等军队足可以威胁到一等军队,这一仗打的有些艰苦,士兵们乏累不堪也便在情理之中。

走在大街上,目光中全是可爱的累倒的战士,一旦发现哪一位士兵的手脚露出了被子外面,杨晨东就会上前帮忙重新的盖好,如果这一幕被战士知道了,怕是要激动不已,这可是他们的六少爷亲自帮他们掖被角呢。

不止是杨晨东上了手,身侧的杨二和跟随的第一警卫队队员们也是一起帮着做事。战士太多了,他们也太累了,除了冷锋装备有睡带这样的好东西,不需要担心着凉之外,辅兵和老挝雇佣军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一边帮着战士盖好被子,杨晨东一边对着身边的杨二说着,“明天你安排人去赤嵌城,让那边多生产一些睡袋出来,我们的战士不能因为休息不好在生了病,这对他们是一种极大的不公。”

“少爷,我记下了。”杨二重重的点着头,这是少爷在关心战士们,像是这样的命令必须要第一时间传达下去才是。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