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思维走进误区了,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比如说现在的荻洲立兵就认为他的对手是个大人物,毕竟也没有前例表明能有小部队能带动整个战场进行大突破……

战斗依然在进行着,就在信田矢雄带领着警卫小队冲进炮兵阵地,准备和野炮共存亡的时刻,张天海等人已经冲过最后那三十米的投掷距离,一颗颗手榴弹呈一道道抛物线扔进了炮兵阵地,同时引线的那一头还嘶嘶作响,冒着轻烟。

“八嘎……呀……路……快跑!!!”看着那一颗颗飞掷过来的手榴弹,信田矢雄终于知道他究竟犯了什么致命错误了……

可是还来得及纠正错误吗?他来不及了,手榴弹爆炸引爆放置在一旁的炮弹,于是乎,连环爆炸产生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上一片狼藉。

“Boo!!”

“Boo!!”

“Boo!!”

……

一声声骇人的爆炸声带着滚烫热浪的冲击波向众人袭来,圈外的人不知道情况如何,但爆炸圈里的人肯定活不了了。

“走!撤退!!!”张天海趴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只是他的声音中却是多了许多兴奋——这一把,终于是赌赢了啊……

因为爆炸的热浪影响,四周的空气都充满了燥热,张天海也顾不得许多了,他必须要立马带领他的人撤退了,谁知道六十九军那些人能撑多久?不是张天海不相信他们的抗日意志啊,而是他们的战斗力真的不怎么行,有的东西不能光凭意志就能决定一切的。

小集阵地的这一声爆炸,可以说是今夜决定胜负的裁决钟,各方对于各方的反应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短发小清新女生阳光明媚的午后写真

比如,身在大场的日军第十三师团荻洲立兵师团长此时的脸色却是异常地难看,本来心存的一线希望,在现在看来却是彻底破灭了。

炮兵联队的受创不仅意味着明天的进攻计划受阻,而且会给第十三师团后续的进攻方案带来不少麻烦,少了火炮的加强,要想快速突破敌军阵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认为荻洲立兵要停止今晚的战斗等情况么?不存在的,现在炮兵联队生死未卜,第58联队被包围在苏州河北岸,现在也是生死存亡阶段,要是一夜丢了两个联队,那么对于他荻洲立兵的个人前途无疑是影响极大的。

荻洲立兵也是属于当年日本军部那批少壮派军官,现在的他无疑已经是军部右派的中坚力量,如果这一败绩传出去,无疑会使日本军部对他的个人能力产生极大的怀疑,所以,炮兵联队完了也就算了,高田联队剩下的那点人可不能再没了,若是没了,影响极坏!

“织田君,替我命令仙台联队务必最快速度突破支那军阵地,不惜一切代价拯救高田联队!”荻洲立兵喘着粗气说道,自从进入上海战场以来,就没有迎来过如此大的失利。

“哈伊!”织田信一应声道,现阶段迎来的巨大麻烦也有他的一份责任,如果不是他的冒险建议,也不会有十三师团现在的困局了。

相对了日军的困顿,国军这边就显得是精神振奋了。

站在苏州河南岸阵地等待着前线消息的宋希濂此时可谓是精神抖擞,听着小集方向传来的爆炸声,他问身边的方任:“小方啊,看来这胡家骥是赌对了啊。没想到还真能炸掉日军的炮兵阵地啊,看来今晚的作战是成功了,依托这苏州河南岸阵地未必不能拖上他小日本一阵。对了,带队去袭击小集的部队的军事主官是谁?”

“报告师座,是一营长张天海!此次作战计划也是张营长提出的!”方任立正敬礼道,打了胜仗,底气也就硬,没有打掉日军的炮兵阵地,方任他根本就直不起腰杆跟师座对话。

“哦?看来这个张玉麟还真是个人才了,以前两广事变,中原大战时可也没见这小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啊。看来,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呐。”打掉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他的心情也是无比的舒畅,若是日军炮兵联队还在,对于还能撑上几天这个问题,宋希濂是真的不敢保证,毕竟日军战力之强大,这段时间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也亲身经历了,也就是因为他是三十六师这个王牌师的师长,对上日军才没落多少下风,要换一支部队试试?别说打下两个多月,没在第三天被打垮就很棒了。

“张营长确实是个人才,敢打敢拼,关键是能打胜仗,这一回要是能收获极大,卑职认为,张营长该居首功!”方任正色道,在这些关键时刻,老乡的关键作用就出来了,本来这三十六师的军官之中就没有多少湖北人,更何况这个张玉麟还是和他一样是武汉的,不帮一把怎么行?再说了,事实也是如此不是么?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的人选择投资钱财物品,也有的人选择投资感情与人际关系,方任这个人就是属于后者了,他的眼睛很毒辣,他觉得张天海此子绝非池中之物:有能力有才干,而且不怕死,那么迟早是往上升的,只要张天海能够活下来,那么这个投资就绝对值得。

毕竟在这场战争中,只要能在战场下活下来,该有的什么都会有,只是有的人拥的更多,有的人却拥有的极为有限,这只能看个人本事了。

“那给我说说,如何张营长此人能居首功?若是真能称得上是首功之说,我宋某人也不是那等贪功小人,必将将此事上报校长,吾亲自为张玉麟表功!”宋希濂看向了方任,眼神十分犀利。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方任自然毫无隐瞒,将整个作战计划的前因后果,谁去干了什么事都和盘托出,不存在任何偏颇和隐瞒。

毕竟吧,大多数部队的事也就那样——打了胜仗什么都好说,打了败仗试试?说不定还要吃“花生米”呢……

……

PS:太监是不可能太监的,这本书不可能太监的,顶多是更新慢了点,见谅,毕竟雄鹰也不是靠这个专门混饭吃的,兴趣爱好而已。。。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