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要命的是,在这一支“利箭”身后,二营的丁山所部,三营的特木尔所部也各自形成了一道道的箭矢,直飞而来,一幅势不可挡之态。

   与之相比的北明骑兵,气势上已经自然的弱了很多。

   第一次对冲,他们靠的是对自己的自信,靠的是以往他们一出,天下人回避的声势。

   可当真正的对冲时候,他们才发现,五星军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强大的多,他们那一往无前的气势,还有他们那吹毛可断的锋利马刀,还有他们下手不留情的狠戾模样,竟然让他们在第一次对冲的时候,就吃了一个小亏。看战场中央,被砍杀的骑兵他们占了足有三分之二。

   这就像是温室的小花,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下最美,最漂亮的。但当进入了原始森林之后,有幸可以目睹了各种开的香·艳的野花,远比自己更加漂亮和美丽的时候,自然会生出一种座井观天的想法来。

   与五星军骑兵的一次对冲,也给北明骑兵深深上了一课,让他们知道,天下间的骑兵除了蒙古和瓦剌之外,他们还不是最强的。

   这样的心思一旦出现,便不可扼制,心性上输了一筹,在士气上自然就是弱了许多。正借着这个时间,五星军又一次的对冲展开了。看着那浩荡的敌人纵马而至,多数的北明骑兵竟然连眼睛都无法完全的睁开,在加上士气不足,军心开始出现混乱之势。

   “不要慌,不要怕,我们永远是最强的,大家跟着我一起出击!”孙洪感受到了身边骑兵们的情绪变化,心道了一声不好之后,便大声叫喝着,尔后不给其它骑兵们反应的时候,带着十几名亲兵就此第一个骑马冲跃了出去。

   怎么说也是带兵多年了,经验还是有的。越是这个时候孙洪就知道越不能犹豫,更不能给下面的士兵更多的思考时间,不然军心一旦瓦解的话,这一仗就真的没有办法在打下去了。

   孙洪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在他以身做则的形势下,倒是有不少还犹豫的北明骑兵惯性的跟随冲锋。但终还是晚上了一步,让孙洪成为了先锋军,且还有是只有十几骑的先锋军。

   按说骑兵对冲,各方的主将是应该被保护起来的。毕竟主将在,军心士气在,主将死,军心士气无。可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更加的不敢停留下来,等待着身后骑兵们的汇合,因为谁知道他一旦停了下来,身后的骑兵们是不是也会停下来,这样的举动在对方骑兵对冲的情况下与找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冲的孙洪,尽可能的避开五星军骑兵的主力,他想采取着迂回的路线从对方的骑兵旁冲过去,只要不与敌骑硬悍,想必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吧。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所以在接下来,战场上就出现了让人不解的一幕,以孙洪为首的十几名北明骑兵先锋,他们没有迎向对面气势如宏的五星军骑兵主力,而是一路避让着向战场的一旁冲了过去。

   这是一种明显的示敌以弱,甚至也是一种怯懦的行为,更是骑兵守则上中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因为一旦有一方这样做了,将会在未战的情况下,就先失了军心士气,那这一战还想胜利,几乎就是不可能了。

   做为建州卫的指挥使,堂堂的三品武将,如何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可他又有其它的路可选吗?自己已经是先锋军了,身边没有更多骑兵的保护,如果硬是与五星军骑兵对冲的话,那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并不想死的孙洪唯一可做的就是避敌主力,尽管这样做会让人瞧不起,两害相权取其轻,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只能做一回缩头乌龟了。

   孙洪突然向战场的侧旁冲去,的确是让他规避了最大的风险,但他忘记的是身后还有一千多名北明骑兵。战场之上,跟着将旗走,跟随着将军的步伐永远都不会错,往往还是在混乱之下最应该采取的一种状态。所以就在孙洪突然转变了方向之后,身后的北明骑兵们也是有样学样,他们并不知道孙洪怕死惧战的想法,阳光刺眼之下,他们甚至已经看不清远处五星军的动态了。不知情的他们只是以为这是将军的一种策略呢,而他们要做的就是跟随将军的步伐便可。

   所以,北明骑兵突然集体的向侧翼而去,就等于将身体的一侧完全暴露在了五星军骑兵的面前。原本已经做好了一场生死砍杀的一营长马雄山,眼见敌骑竟然没有正面相战,还露出了身体的一侧给了自己,这么好的机会他哪里可能放过。手臂高抬,带着加强一营六个连的近六百骑兵便从侧翼杀了过去,给了毫无准备,甚至连马头都没有扳正的北明骑兵一次重击。

   手起刀落间,仅仅是这一个照面,就有上百的北明骑兵被斩于马下,也引得对方的阵势大乱。他们弄不明白,这仗是怎么打的,怎么就把自己的侧翼暴露给了五星军骑兵呢?这当真是孙洪将军指名的前进路线吗?

   不管心中是什么样的想法,被重创已是事实。接下来随着二营丁山所部和三营特木尔所部的相继到来,一次次的正面对侧面,让更多的北明骑兵由马上被砍落,无数的哀嚎也响彻在战场上的第一处地方。

   战马终于还是交错而过,在连经了三道截流的北明骑兵,最终冲杀过去的只有五百骑左右了。在反看骑兵加强一团,在第二波冲击时,仅仅只是战死了几名战士而已。

   优势已经被无限的扩大话,孙洪以自己的机智规避了最大的风险,他是活下来了,可是因为他并没有做好表率作用,使得他旗下的骑兵损失惨重,当他终于勒马回头望时,看着身边的骑兵数量只有五百骑时,他的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然后就是惊慌,就是失措,就是害怕,就是恐惧。

   自己可是指挥使呀,是堂堂北明的三品武官。未来还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自己,他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将小命丢在这里的,脑海中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很多。

   于是,在已经做过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之后,他又做出了第二个错误的决定,那就是跑。

   转身勒马,迎着阳光飞奔而出。孙洪已经没有勇气在去搞第三次骑兵对冲了,他对自己没有信心,对手下的骑兵一样也没有信心。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赶回到建州卫,然后把五星军的可怕告诉上官,哪怕因此他要被责罚,他也认了,总之小命可以得保,那就有东山在起的一天。

   好不容易从五星军的战阵中冲杀出来的五百北明骑兵,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们被砍杀在地,他们在责怪着主将指挥不利的同时,还想着反杀回去,为同胞报仇的。但万不曾想,主将孙洪就这样逃了,带着十几名亲兵向后逃了出去。

   “撤!”五百骑兵中还有三名百夫长,他们仅仅只是相互对了一个眼神之后,同样做出了撤退的决定。虽然这样做之后他们就算是回去了也受到惩罚,但连孙指挥使都跑了,他们还要留在这里给对手当活靶子吗?

   三名百夫长做出了相同的决定,五百骑兵转身即逃,追寻着孙洪的背影而去。

   “没蛋的怂货们。”马雄山在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后,发起第三次冲锋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北明骑兵向后逃走的一幕,他在马上大骂了一声之后,带着士气正盛的一营当下就追了上去,在他身后二营、三营、包括团长追风所带的团直属两个连骑兵也相继的跟随而来。

   此时此刻,这一战他们已经胜了,区别就是战果可以扩大到什么样的程度而已。如果可以将敌军主将给抓了,或是杀了,那才算是圆满。可毕竟对方先逃了一步,想要抓到何其之难,并不容易呀。

   不管会有多难,尝试一下总是应该的。如此在战场的右侧,北明骑兵在前面疯跑着,身后是一众的跟随而来的五星军骑兵。他们双方距离辽河之旁是越来越远。

   迎着刺眼的阳光,孙洪带着十几名亲兵跑在最前面,时不时他还会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幸然之色。虽然这一次他当了一回懦夫,但这种不敌对手,马上就撤的手段还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看来小命得保矣。

   心中这般感叹着,孙洪不断的用马鞭抽打着座下战马,想要更快一些的脱离战场,保个平安。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的刺眼并不如刚才那般强烈了,孙洪也终于可以看清正前方的一切事物了。正因为此,他的眼睛这才越瞪越大,因为他竟然看到有一支骑兵出现在眼帘之中。

   在他的印像之中,他是绝对没有派什么援军来支持自己的。那这一支骑兵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说是撒叉河卫和泰宁卫派来的援军吗?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