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武盟第一使?”

看到这个牌子,唐石耳他们都目光僵直,一个个难于置信。

就连唐若雪也有点精神恍惚,没有想到叶凡身上还有这个牌子。

也就这时她才再度发现,叶凡早已不是中海时的上门女婿,今非昔比了……

叶凡的过于低调和温和,让他第一使名头少了些凌厉,少了点张狂,也让很多人少了点敬畏。

可一旦他拿出这令牌,不仅瞬间凸显出他的身份,还展露出强大靠山,以及锋利的獠牙。

这一刻,唐石耳他们都想起叶凡是第一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还想起背后对叶凡恩宠无比的九千岁。

九千岁是什么人?

对于常人来说,他有很多的评价,但对唐石耳来说,一句话就能直透本质。

他是神州最疯最忠最凶恶的守护犬。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他在,武盟就在,他一个人,等于一大家。

所以别说唐石耳不敢叫板屠狗剩,就是唐平凡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所以看到叶凡手里的令牌,九千岁的威慑瞬间压来,唐石耳的背部一下子湿透了。

他死死盯着叶凡,怒意却无形僵直。

端木青脸色也一变,他是端木昌侄子,也就清楚令牌威力。

他又把手放入了口袋。

“当初梧桐山一战,九千岁让我做了第一使,还给我这个令牌。”

叶凡拿着牌子缓缓上前,看着唐石耳他们淡淡一笑:

“他当时告诉我,这个令牌,三大基石,五大家族,一致认可。”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有先斩后奏便宜行事权。”

“不仅能够节制三十万武盟子弟,还能让各大家族子侄敬让三分。”

“我这人低调,不喜欢仗势欺人,所以这牌子一直没有用过。”

“但今天我突然发现,不知道是我低调过头,还是温和太甚,让你们都忘记我第一使名头了。”

“所以我拿出来提醒提醒你们,顺便看看节制五大家这话,有没有水分……”

“反驳我,这令牌就是我偷的,我捡的。”

“或者告诉我,它就是一个垃圾,对你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叶凡把第一使令牌放在唐石耳面前:“你根本就不需要给这牌子面子。”

令牌上面的武盟第一使五个字,是屠狗剩亲自雕刻而成,龙飞凤舞,还带着一股子杀气。

近距离一看,更是有着巨大威压,让唐石耳这种人都口干舌燥。

不过唐石耳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令牌垃圾,那是挑衅九千岁,也是打唐平凡等五大家和三大基石的脸。

说令牌不可冒犯,那就是打自己的脸了,所以他只能沉默以对。

只是唐石耳这个态度,依然让场众人大惊失色。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叶凡一个令牌,就让气势汹汹的唐石耳低头。

几十名唐门枪手见状也都低垂了枪口,不复刚才冷漠无情的杀人气势。

“看来这令牌有点用啊。”

见到唐石耳不出声,叶凡又缓缓上前:“让喊打喊杀的唐先生都闭嘴了。”

“叶凡,你要干什么?”

唐石耳嘴角牵动不已:“你不要辜负九千岁的信任,不要给九千岁抹黑。”

叶凡干脆利落:“别废话,我就问问你,我这个令牌,能不能仗势欺人。”

唐石耳声音一沉喝道:“我一定向九千岁建议,收回你这个令牌和第一使。”

“答非所问,也就是说, 我也能仗势欺人了?”

叶凡闻言冷笑一声,随后抡起手臂,一巴掌扇飞一名唐家子侄。

“混账,你敢……”

另一名唐家子侄见状大怒,只是话还没说完,叶凡也给了他一个耳光。

接着,叶凡拿着令牌从人群中穿过,对着唐家子侄和枪手左右开弓,把他们一个个扇翻在地。

几十名唐家人狼狈摔倒,脸颊红肿,却敢怒不敢言。

第一使令牌像是泰山一样,死死压制着他们反抗的念头。

袁青衣趁机一挥手,十几名武盟子弟上前,把地上枪械部捡到手里。

唐石耳看到唐门吃大亏,对着叶凡愤怒不已吼道:

“叶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会后悔的。”

他第一次这样被人羞辱,恨不得现在就弄死叶凡,可最终理智让他决定秋后再算账。

九千岁的杀人如麻,也牵扯着他的神经。

叶凡没有理会,又给唐门众人补了一脚,把他们嚣张的嘴脸踩了下去。

唐若雪抿着嘴唇,神情矛盾,但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唐石耳咔嚓一声握碎核桃:“叶凡,别欺人太甚!”

“啪——”

叶凡一个旋身,一耳光把唐石耳抽翻在地:

“就欺负你,怎么了?”

“你要打断我两条腿,还要就地击毙我,我还不能欺负你了?”

说完之后,他又是一脚,把唐石耳踹倒在地,一声怒吼:

“还有谁?”

场一片死寂。

五百多人都目瞪口呆,如非亲眼所见,都不会有人相信,叶凡把唐门十二支踩成这样。

甚至连唐石耳都被打了一个耳光踹了一脚。

原本蔑视叶凡的众人都多了一丝忌惮,哪怕叶凡事后被报复,今天一幕也足够震撼人心。

不少佳人名媛更是死死掩住小嘴,担心自己不小心尖叫出来。

“滚开!”

叶凡又把挡路的几个人踹开,通往高台的通道瞬间清空。

叶凡前方,只剩下端木青一人。

端木青保持着儒雅之风,也不甘示弱看着叶凡。

只是眼皮却不受控制跳动。

十名端木保镖见到唐石耳他们挡不住叶凡,就齐齐从座位上冲出来护住端木青。

他们没有取得合法配枪,所以手里拿的都是甩棍,只是看体格,战斗力也不小。

“端木青,今天谁都保不住你。”

叶凡不紧不慢前行,手里又闪出那把刀:“王翠花那一刀,必须血债血还。”

“叶凡,你狐假虎威能吓住唐先生,但吓不倒我端木青。”

端木青双手撑在讲台上,高高在上看着走来的叶凡:

“我不是神州人,也不是武盟子弟,你令牌对我没半点威慑力。”

“至于王翠花,什么王翠花,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算有这个杀手存在,也跟我没半点关系,杀手落在你手里,你要什么供词拿不到啊?”

“你别想着往我身上泼脏水。”

“你不就因为我跟若雪走得近,心里嫉妒就故意栽赃陷害吗?真不是男人。”

“还有,我已经报警了,警方很快就会赶赴过来。”

“我就不信,唐先生拦不住你,警方也拿不下你。”

端木青色厉内荏吼出一声:“这世界,还是有法律的,还是有公义的。”

“别扯没用的!”

叶凡直截了当:

“我就一句话,不反抗,一刀,反抗,两刀!”

最新网址:.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