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

监控?

听到端木青这一番话,在场众人瞬间哗然,目光震惊看着叶凡。

他们似乎没想到真是叶凡杀人。

苗泰斗也哈哈大笑一点叶凡:“叶凡,听到没有?我贤侄有证据,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叶凡看着端木青不置可否一笑:“真有我杀人监控?”

“是你?”

端木青看清叶凡的脸,眼里有着一抹惊讶。

他看监控视频的时候,就觉得杀人凶手有些熟悉,对比叶凡的照片时,他更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现在近距离一看叶凡真身,他马上想起自己跟叶凡打个照面。

今天黄昏,就是叶凡提着大包小包去唐家别墅。

没想到那个保姆一样的家伙,会是武盟第一使,这让端木青很是意外,同时眸子闪烁着毁灭的光芒。

颐和园古装拿萧女子夕阳剪影

他今晚本来想要跟唐若雪好好吃饭,好好聊生意,然后再好好共度春宵。

就跟其她有求于他,而他又看得上的女人一样,乖乖躺在他一米八大床解锁各种姿势。

可没想到,原本跟自己洽谈融洽的唐若雪,跟前来煮饭的叶凡分开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

这一顿饭,虽然吃得还算不错,但太有距离感,让端木青无从下手。

毫无疑问,唐若雪的情绪被叶凡影响了。

这让端木青很是恼火,也让他决定踩了叶凡,现在有机会毁掉叶凡,他自然挺起了胸膛:

“监控是我带着探员去太湖公园调取的。”

“上面拍摄到你杀人后狼狈逃窜的身影。”

端木青盯着叶凡一字一句开口:

“不管你什么来历,什么身份,你杀了我二伯,我绝对要把你绳之于法。”

他大义凛然的样子,立刻赢得苗泰斗他们赞许:

“贤侄说得好,不管你找谁靠山,杀了端木长老,我们就不会放过你。”

苗泰斗振振有词:“这世道是有王法的,是有法律的。”

看到端木青信誓旦旦的样子,袁青衣也是止不住一惊。

难道真是叶凡出手杀了端木长老?

随后,她又迅速散去了念头,除了叶凡不会这样睚眦必报外,他也不屑对武盟长老玩暗杀把戏。

以叶凡的能耐和地位,完全可以当众击杀端木昌。

在青园,一个以下犯上,就能让叶凡杀了端木昌,何必偷偷摸摸搞暗杀?

“端木青!”

袁青衣俏脸一沉:“别血口喷人,有监控,就拿出来看看。”

她对端木青还是认识的,除了对方是帝豪银行少主外,他还是端木昌的远房侄子,一年总要到龙都两三次。

“待会去到警局,你们就能看到了。”

端木青微微眯眼望向袁青衣,看着女人练功练出来的身材曲线,他的笑容多了一丝邪恶:

“铁证如山,容不得凶手狡辩。”

他喷出一口热气:“袁会长千万要小心,不要胡乱替人出头,免得丢了一世清白。”

“我怎么做事不用你管。”

袁青衣毫不给面子:“你也没资格怎么教训我。”

“倒是你,如果被我发现污蔑,或者监控有问题,那你就是我的敌人。”

“哪怕叶巡使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我也会把你往死里整。”

“我知道你身份显赫,但我横下一条心,你十条命也不够我杀!”

说完之后,她一手轻轻搭在走廊长椅上,只听咔嚓一声,整条长椅爆裂,碎片横飞,把凤瑶他们击飞出去。

苗泰斗和端木昌见状眼皮一跳,呼吸都为之一滞。

这女人未免太霸道了。

叶凡也是微微一惊,这是地境实力了,袁青衣进展大神速了,第一次见面还只是玄境大成呢。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探究,袁青衣是自己人,她身手越好对自己越有利。

于是他望向端木青和一伙探员开口:

“竟然有证据,那就去警局查个水落石出吧。”

说完之后,他就径直走向医院外面。

端木青和苗泰斗他们跟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龙都第六分局,会议室。

为了尽快让叶凡认罪,也为了早点结案安抚端木家人情绪,警方没有废话,直接播放监控录像。

叶凡开始不以为然,但放出来的时候,却慢慢瞪大了眼睛,难于置信看着屏幕。

上面确实出现一个自己,跟现在的自己一样衣服一样发型,连鞋子都一模一样,手里拿着一把染血的刀。

如非叶凡知道凶手不是自己,他都以为自己去太湖公园杀人了。

最让叶凡和袁青衣震惊的是,凶手杀完人逃出太湖公园时,口罩不小心被树枝勾掉了一半,露出半张侧脸。

那半张脸跟叶凡高度相似。

看到监控录像后,苗泰斗哈哈大笑:

“叶凡,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尽管画面上没见到叶凡杀人,也没看懂他真面目,但他从端木昌遇害处跳出,还拿着血刀,不是叶凡是谁?

端木青也出声附和:“你还自己没去过太湖公园,上面的人不是你是谁?”

“第一,凶手不是我,这只是一个高仿我的人。”

叶凡淡淡出声:“第二,端木昌他们不是被刀子杀死的,应该是树枝穿破咽喉致死。”

“第三……”

“高仿……”

苗泰斗冷笑一声:“你当我们脑子进水啊?凶手能预料到你穿什么衣服穿什么鞋子,然后去杀人?”

端木青趁胜追击:“没错,而且面目根本就是你,哪来什么高仿?”

“叶凡,别狡辩了,快点认罪吧。”

他声音带着一抹尖锐::“这样你好我好警方也好,否则会加重你罪行,让你牢底坐穿。”

“我还没说完呢。”

“第三,监控显示凶手凌晨零点十五分离开太湖公园。”

叶凡看着端木青淡淡开口:“十一点半之前,我在唐家别墅吃饭喝酒,见证人是唐三国。”

“十一点半到十二点零五分,我还是在唐家,跟唐若雪闲聊,还给她冲了一杯牛奶。”

“十二点十分,我才从唐家别墅离开,在零度酒吧喝酒到一点,见证人是高静。”

“尽管唐家别墅距离太湖公园只有三公里,但五分钟依然不够我冲过去杀人,然后再逃出太湖公园。”

“不相信的,你可以问问唐若雪,我当时是不是在她房间……”

他靠在座椅上,随后丢给探员一个号码:

“这是唐小姐电话,你们可以找她求证。”

看到叶凡这样自信满满,苗泰斗和端木青脸色凝重,寻思监控上的人真不是叶凡?

负责案子的探员组长微微偏头。

他带着两名探员同时起身,去隔壁休息室打电话求证。

三分钟后,专案警长他们返回了会议室:

“叶先生,不好意思,唐小姐说没见过你……”

Post Author: admin